在網路上搜尋她的名字,會出現閃靈樂團的團長兼貝斯手、性感美豔的重金屬女神、現任立委林昶佐的老婆等稱號。然而親眼見到本人時,那些冷酷或浮誇的形容詞,都在一瞬間煙消雲散,留下的只有她充滿靈性的雙眼,以及能撫慰這個社會的溫柔與堅定。她,就是 Doris。
   
過去與現在 我們 Nothing to lose
金旋團隊很榮幸能邀請到 Doris,與我們分享對於現今音樂產業的觀察以及建言,同時也談到自己的生命故事和經歷。訪問一開始,我們聊到心目中創作型音樂人的特質,她說到是「具有想像力」,因為當敢於跳脫框架時,就更容易和這個圈子調到一致的頻率,也更能接納許多 ”out of box “ 的聲音與想法。而她也提到「玩音樂是觸發自己開始獨立思考的關鍵」,因為在這裡會親身體驗過去學校不曾告訴你的事,也會發現僵硬的價值觀中荒謬的地方、還有某些媒體傳達給大眾的知識是如此淺薄。而屬於她創作的能量,則是和閃靈一直以來關注的議題,也就是與文化、歷史以及台灣的現狀相關,除此之外,國家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和過往災難產生的挫折與苦痛,也都是長期儲存於她心中的創作燃油和動力。
然而有些議題相當的龐雜以及繁瑣,在選擇用音樂或其他方式向這個社會發聲的同時,是否會有什麼顧慮以及害怕?她提到對於較即時的新聞,由於自己並沒有那麼了解,所以會比較瞻前顧後一些,但對於有所涉略、平常有在研究的範疇,像是國家定位、反核、廢死等議題,就會有把握和信心,「而且我們的立場也被社會貼標籤了,Nothing to lose!」她笑著說道。在 Doris 身上我們看到的是,勇於對社會喊話的背後,並不渴求大眾的關注,而是堅信自己在做對的事、說對的話,並且踏實地影響著世界。
後續我們也聊到對於網路霸凌以及酸民留言的想法,「我們根本是被網路霸凌的元老!」她說過去重金屬團一直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也曾經半夜拚起來死守電腦前罵回去,然而這些言論聽久了,也逐漸鍛鍊了自己不要太玻璃心,「有時候看到那些留言我們反而會大笑,整個心情是放鬆的」。看著她邊笑著邊感謝著二十年來曾經「批評指教」過他們的酸民,覺得好像當所有尖銳的言語朝向 Doris 和閃靈的時候,都會被他們的智慧融為水,然後那些真的有所助益的言論,會成為養分灌溉進他們的音樂中,周而復始。

先踏穩腳步 再放眼世界
談回音樂,搭配著咖啡廳播放著 Fifth Harmony 的Worth It,我們剛好聊到國外音樂強勢進入台灣,而這樣的狀況該如何應對的話題,Doris 說:「我覺得現在大家都很急著想要走出去、走出台灣,不管是媒體塑造的氛圍和網路上面,感覺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台灣之光,這是很好沒錯,但你自己的實力要充實好,再去走這一步,才有它的意義。」先打下好的基礎非常的重要,她一直再三提起這點,而除了音樂本身之外,要如何去建立一個樂團或培養自己的粉絲,也有一定的功課要做「這樣走出來的路才會紮實,台灣帶出去的國際形象也會更好」,她也相信台灣的樂團都有這樣的潛力,不用怕沒機會,要讓自己成為更有實力的人,哪裡都是舞台。
「國外他們的生活跟音樂連結得比較緊密,不會說你選擇了音樂,未來就要把這個當飯吃。在國外你可以同時擁有音樂方面的興趣,同時也擁有自己的工作,社會的價值上不會覺得這個是互斥的,或是需要二擇一的。」Doris 和我們分享她觀察到國外和台灣音樂圈的不同之處,並以自己的朋友為例,在一年的某幾個月份和樂團去巡迴,而其他時間則擔任幼稚園老師的生活型態,雖然這樣的模式並不能直接套用到台灣,但這個態度是可以放在心中的,不用把音樂當成沈重的選擇,就單純地享受練團的快樂也好,這樣音樂就可以在每個人的生活中都走得更深。她同時也鼓勵學生音樂人可以保有這樣的想法,讓玩音樂不再是沈重的選擇。

人生長河的開創性
我們也代表學生,問出所有人在年少時期最關心也最為之徬徨的疑問,那就是「該如何在生活中尋找定位?」她說其實在她的大學時期,也不知道自己未來會變成現在的樣子「如果當時要我找位子,一定是和現在完全不一樣的」,她希望 20 歲的我們不要假想自己只有一種未來,這是有點可惜、甚至可怕的事情。她勉勵正在感到無助的我們,可以心胸開闊地去嘗試任何事、可以不遵守社會規範地去闖、多觀察每個人背後的故事,這樣就會指引自己找到最正確的方向。聽著她說話,你可以感受到語調中的溫柔和細膩,手邊的手機亮了一下,鎖屏螢幕是小孩的笑靨,那時你才突然意識到 Doris 也是一位母親,而這些給我們的建議也都真的蘊含著愛,期待下個世代可以走出屬於自己的路。
而針對今年金旋的主題「歪試驗所」,Doris 也建議大家可以多嘗試不同曲風的歌曲,因為歌曲就像不同心情的藥劑般,每種音樂曲風都具有調劑身心的成分,可以不用把音樂看作是傳統的定義,而是更寬廣地去嘗試不同的類型,單純地去享受。她也提到,由於台灣人性格比較溫和,所以到處聽到的歌曲可能都是流行、抒情、小清新,但環境也會影響一個人吸收音樂的能力,多多去嘗試,在不同的場域中聆聽各種類型的歌曲,如果有緣份的話,就可以掌握到不同音樂所帶來的痛快,也會一起連動生活以及個性。
最後,多次擔任政大金旋評審,她也和我們分享在比賽中觀察到學生的特質與潛力:「大家的技巧都越來越好了,不管是彈奏的技巧和歌唱技巧都越來越好,可是在創意上可以再加強,不要受限於既有的框架。」她也建議不管是曲風的混搭或是表演方式,都有可以再突破以及創新的空間,也不需要去模仿原唱,既然都上了政大金旋這個舞台,何不找出自己的 style,如果可以在舞台上展現自己,那是一件具有開創性的事!她最後勉勵道:「要有多一點的開創性、創造力、想像力、獨立思考的空間」也期許未來更多的學生音樂人都看在這條路上開創自己,創造對人生很重要的記憶點和時刻。

 

「如果沒有了音樂,該活著的還是會活著」
在結束了整場專訪之後,Doris 才慢慢的將她的餐點吃完,邊吃邊聊著現在音樂節的生態和發展,以及家庭和生活的日常,那時突然覺得,面對一個如此特別的人,專訪對我們來說實在是一件太超出能力範圍的事,好像不管再怎麼精闢的文字都沒有辦法真正的形容她。很多人都說 Doris 很美,她的確很美,但絕對不僅止於外貌的亮麗,而是你可以在她的談吐中感受到內涵與深沉,氣質又帶點單純俏皮,跟她對話時你會感受到她對音樂以及台灣的熱愛,也會因此被感染。
「如果世界沒有了音樂,該活著的還是會活著,只是彩色跟只有四五種顏色的區別」,在結束了整場專訪之後,這句話一直言猶在耳,她也說如果自己沒有踏上音樂這條路的話,也還是會活著,只是會有點可惜,可能自己就不會有那麼多想法,也沒有辦法發現過去教育的那些漏洞。音樂給她的,從來就不只是形式上的生活而已,而是更裡層的價值以及生命。真的幸好,幸好音樂存在著,也幸好 Doris 有踏上這條路,不然台灣樂團遺失的,我想不僅是缺少了幾種顏色的遺憾而已。

 

 

 

採訪:劉信秀、朱俞蒨
撰稿:劉信秀
攝影:張台澤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