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巴賴身為原住民歌手,用音樂傳達對土地的感情,以及原住民的文化。從小生長在城市的他一直以來在都市和部落之間拉扯,直到充分認識自己的文化並且藉由音樂分享給大家知道。今年寒假2/10台東圍爐場,巴賴也緩緩道出自己對土地的情感,用一首首歌溫暖鐵花村的大家。

 

|關於熱の傳島大作戰
Q1: 巴賴身為圍爐場的表演嘉賓,很好奇你最近冷的時候會吃鍋嗎?那你最喜歡什麼樣的鍋呢?
A1: 會吃啊!平常喜歡吃豆腐鍋,因為比較清淡。有時回部落的時候,喜歡跟大家一起吃燒酒雞,而且通常旁邊會加一點小菜跟「特殊的飲料」。

 

Q2: 那每年排灣族節慶裡,有家族一起圍爐或圍聚的特別儀式嗎?
A2: 有啊!部落每五年都會舉辦豐年祭。暑假稻米收成的時候也會有儀式。但部落已經漢化得蠻厲害,所以近年來也沒什麼特別的儀式,農曆年也跟大家一樣跟家人聚聚。

 

Q3:熱の傳導大作戰的理念是希望寒冬中能傳遞溫暖,那巴賴在冬日有什麼小確幸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嗎?
A3: 新年期間喜歡和朋友在東海岸喝酒烤肉聊天分享彼此心情,這些對我來說是最溫暖的事情,人們的相處是非常緊密的,每當跟人的互動可以彼此傳達心情時,這種感覺很棒,而且往往可以很真心的認識一個人。在這次演出也可以完整傳達關於人的互動和跟朋友聚在一起開心的感覺。

 

Q4: 對金旋獎冬日環島巡迴有什麼看法呢?
A4: 非常高興能參與這次的台東場。之前也常常在台東做展演,在這個熟悉的場地,能更接觸土地。台東對自己來說是重新找回自己的地方,所以這次的展演又給了我一次認識自己的機會。

 

| 融合原住民文化的創作
Q5: 巴賴以前是用漢文名字嗎? 那麼巴賴在取名上有什麼意思?
A5: 對啊,之前是用漢文名字,但在更瞭解自己的根深文化後,就想轉用自己的原住民名字。「巴賴」取名上沒有特別的意思,這是沿用我爺爺的名。我們族裡很多人的名都是沿用祖先的。很有趣的是,我的家族中就有很多個巴賴,辨別的方式就是靠不同家名。就像歐美國家很多人都用同一個名一樣。

 

Q6: 想問歌詞多以原住民語創作,那和中文創作的差別是甚麼呢?
A6: 中文創作比較多是直接表達,但排灣族的古語是需要想像力的。我們會以人為本,把人的情緒投射在事物上,讓東西有情感存在,算是一種擬人化的手法吧!這種創作方式,相較於中文創作,需要有更多的想像力來營造歌曲的畫面。

 

Q7: 排灣族好像有許多神話故事,有將神話故事融入歌裡嗎?
A7: 上張專輯《古老的透明》裡的〈光明的道路〉有融合神話故事元素。這些元素都來自於族裡老故事流傳下來為了訓誡族人關於人和土地之間的平衡,告訴我們有些自然現象是不能被違背的。未來在創作上,希望更能融入傳統神化元素,把先人的智慧傳遞出來。

 

Q8: 巴賴在創作上有沒有受自己喜歡的樂團或歌手影響?
A8: 圖騰樂團達卡鬧(吟詩性質的歌手)和巴奈吧。圖騰樂團的創作主要有現代搖滾精神,這對我早期音樂創作上有些影響。我和達卡鬧和巴奈則一起參與了美麗灣事件還有反核等活動,他們的創作都強調和環境平衡相處的重要性,而且也都成了我的創作理念來源,像是〈在這土地上〉還有〈盤旋〉都是屬於現在看到的狀況,希望用簡單理念得到大家的共鳴。

 

%e5%b7%b4%e8%b3%b42
| 踏在音樂之路上
Q9: 走上音樂之路家人起初是不支持的,那是如何克服這樣的狀態還有堅持自己的夢想呢?
A9: 從小功課就還不錯,因為被父母盯著讀書,所以在從事這些事的時候,父母不太能接受。大學來到北部,也因為資源較多,接觸音樂相關的機會也偏多。自己沒有很明顯的界定出興趣和工作這兩回事,就只是當我明確地做出決定時,中間的挫折就會去克服應付。

 

Q10: 當初巴賴大學是就讀法律系的,法律系的訓練對之後音樂創作有甚麼影響嗎?
A10: 常常有人說音樂創作是一股衝動,但這股衝動不見得是每個人的共鳴,學習法律是讓我用理性的角度看周遭的事情,算是一種在感性的音樂創作上理性的平衡,我覺得這是很棒的!我覺得音樂創作其實是一種責任不只是宣洩而已,因為任何創作都是有力量的,會影像聽眾的感受甚至是改變他們人生。每一部音樂作品都是沉澱過後很清楚完整的傳達理念,所以我的創作量並沒有那麼多,但是我希望下一張專輯不要像現在這麼ㄍㄧㄥ,先分享我當下的心情再慢慢地修改,因為我相信音樂是活的東西,同一首歌在不同時期都會讓我有不同的感受。

 

Q11: 巴賴創作期很長,那麼期間有沒有遇到什麼創作瓶頸呢?
A11: 其實創作瓶頸倒還好,對我來說音樂是我想做的事情,好好的表演,好好的寫歌,這就是我喜歡的事情;但是有許多外在的壓力,很多事情不是我一踏入音樂界所想像的。

 

「巴賴說家人是他走音樂這條路最重要的支持。家人是為讓人安心的,尤其是太太,他在很多在音樂創作上、專輯製作及個人形象包裝方面給我很大的助力。」
Q12: 那對於還在音樂路途上不順遂的其他後輩有沒有甚麼建議或是支持嗎?
A12: 把音樂變成生活的一部分。雖然台灣這個環境對藝術創作不是特別友善,若真的想要專心走音樂這條路的時候,要付出很大的信心和精神,就是不管什麼事情都要去做。要記住「音樂就是跟人相處的東西」,周遭的環境都是給你的助力,音樂的產出和許多面向都有關係,想要做好音樂一定要好好經營自己。把自己的東西當成一個品牌在經營,找到自己的特色,一定可以把自己推銷出去,注重品質,這是現在在台灣可以做到的!

 

Q13: 那麼在新生代的後輩有沒有誰是自己比較喜愛的呢?
A13: 椅子樂團吧!他們是我在旅行途中認識的,也聽了他們的音樂,覺得創作本質蠻像,很聊得來!

 

Q14: 巴賴和太太的感情很好,而且太太是日本人對原住民文化也很有興趣,兩位相處上有什麼有趣的故事可以分享嗎?
A14: 太太是一個對世界各地少數民族很有興趣的日本人,他來台灣得時候,我帶他去部落,那時候我對原住民文化很不熟悉,但沒想到他跟部落耆老聊得很開心,這是一個很奇妙的機遇,透過國外的語言瞭解自己的民族。

 

| 對未來的規劃
Q15: 想問未來的創作方向會是怎樣?會不會有新的音樂嘗試呢?
A15: 持續會用新的方式去創作。未來可能會想加一些民俗樂器,也會持續在我的專長民謠搖滾裡深耕。編曲上也會做比較豐富的嘗試。

 

Q16: 近期有什麼特殊音樂計畫嗎?
A16: 主要是好好休息吧,讓自己沉浸一段時間。但比較希望有機會可以到國外做一些演出。

 

%e5%b7%b4%e8%b3%b41
訪問過程中,巴賴大方描述自己的尋根故事,我們看到一位原住民音樂創作者對自己文化內尋的熱忱。在資訊快速傳遞的世代,巴賴不急不徐的透過音樂和土地對話,透過沈澱後理性的心面對社會的繁雜。我們很高興能透過這次巡迴展演的機會和巴賴進行專訪,也很感謝他擔任台東圍爐場的表演嘉賓,相信有來台東場的朋友們也一定對巴賴的音樂印象深刻吧!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