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屆政大金旋獎決賽邀請到重量級音樂製作人陳子鴻老師、傑出音樂創作人陳建騏老師、資深詞曲創作及編曲人深白色老師、知名音樂製作人及策展人奧利佛 Oliver 老師及經驗豐富的樂手張大麻老師做為評審,與我們一同見證參賽者最閃耀的模樣,並聊聊對於本屆政大金旋獎所有感受和想法。
13
唱出自己的風格
「除了唱的好,還要唱出自己的風格。」針對獨唱組的表現,陳子鴻老師一語道破。老師建議參賽者不要有太多原唱者的影子,更重要的是能不能重新詮釋歌曲。一旁的奧利佛老師也點頭表示同意,他認為進入決賽的參賽者已經有一定的水平和技巧能力,更看重的是參賽者的聲音特色。
深白色老師則形容唱歌亦如寫文章,「文字很用力但裡面的情感卻撐不太起來,容易詞溢於情。」他提醒參賽者選擇比較成熟老練的歌時,故作姿態反而會失衡。「表演姿態十足,卻不夠理解整首歌或聲音撐不起來,會像在服務觀眾的感覺,而不是個歌手。」
在談到參賽者的資質潛力能否在華語歌壇嶄露頭角時,深白色老師語帶保留的說:「還是會想要認識本人。舞台上只是一首歌的時間,會唱歌是歌壇的基本配備,本身的偶像魅力和故事性的嗓音,帶領聽眾進入歌曲的情緒,這些都需要更進一步了解。」陳子鴻老師也提到嶄露頭角的因素很多,包含聲音的辨識度人的辨識度個性等,希望我們趁著在學校的時光,多花些時間去接觸音樂,並持續保持對音樂的熱愛。
7
因為搭配而改變自己的本質
「重對唱不是兩個很會唱歌的人一起唱就好,必須去判斷怎麼唱。」深白色老師提供兩個實用的方法:一種是一位唱主唱,另一位把聲音空出來烘托他,用比較鬆、比較大顆的聲音去包覆整體;另一種則是在同樣的頻率上,輔助主唱把頻率鬆開,去烘托上下的部分,用穿透力把旋律疊加起來,把音樂整個推上去。
除了整體表現,老師更不吝給予參賽者細節上的提醒和建議:「重對唱組容易忽略彼此的搭配或對方的需求,忘記去改變自己原來習慣的唱歌方式。」老師強調因為搭配而去改變自己的本質是需要做的練習,才能有1 + 1 > 2的效果。
相比獨唱組,老師們認為重對唱組普遍沒有考慮到獨特性或設計,缺少的要件比較多。雖然跟心目中期待仍有些微落差,但老師們也鼓勵參賽者不要放棄:「繼續開心的玩音樂!」
4
本屆創作組舞台如浩瀚宇宙般孕育出多樣化的創作風格,奧利佛及陳子鴻老師一致認為這是台灣音樂圈很好的現象,「很開心可以看到幾乎每個團都有不同曲風。」老師們相視而露出淺淺微笑。
扭曲或缺陷產生化學變化
「雖然風格多樣化但都是習慣的樂風,但挑戰精神或實驗性不太夠。」張大麻老師特別談到:「一些扭曲或缺陷,或許可以發展出化學變化,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樂團都有一些扭曲歪斜的成分,才會讓人家印象深刻。老師也想鼓勵大家,或許某些樂風不適合拿來比賽,但在不同情境下還是有成功的可能。「就像我們都相信不完全的美。」他說著,眼裡閃爍著堅定。
詞與生活歷練
在詞曲表達創作上的表現,老師們普遍認為詞找不到亮點。對文字相當敏感的深白色老師表示有的歌詞創意不錯,到副歌卻草草結束;有的想法很好,但整首歌都在重複,或是用不同字講一樣的事,少了起承轉合段落的變換或轉場。「但這也合理。」老師憶起過往的自己:「在這個年紀我也是試著去寫歌詞去找到重點是什麼,或是思考一個好的創意怎麼變成歌詞。」
「詞跟生活歷練有關,可以隨著時間去慢慢加強。」陳子鴻老師補充道。「無可厚非,我當年也是就要叛逆,不要跟你一樣,可是也講不出來我到底要怎樣。」老師分享了自己年輕時的叛逆心理,也建議同學們多體會多看書電影或交朋友,去豐富自己的作詞能力。
3-1
音樂就是想加什麼加什麼
現在學生創作風格及取材多元,如何將素材有效地運用在自己的作品上,相信是許多創作人一直不斷在摸索嘗試的。對此,老師們也有一些獨到的見解。
音樂就是想加什麼加什麼。」陳子鴻老師不假思索地說道。「等到你做音樂變成職業,必須靠寫歌、做音樂去養家餬口,可能就沒那麼多空間讓你玩得那麼開心。」趁現在年輕,不要一開始就保守,應該去大膽嘗試。
深白色老師則強調「厚積而薄發」,累積很多但謹慎地一點點給出去。老師提起 念台大外文系時,需要在外文和中文之間來回檢驗,從兩個不一樣的語言去學習如何傳達情感和思想。「當時一篇作文下來,想到什麼寫什麼,天馬行空亂寫。全部寫下之後開始找主題、整理過濾,不適合的句子丟掉,最後只剩下一小篇。」老師認為寫歌詞比這個更精簡更濃縮,「兩百字的歌詞,背後有幾萬字的思考,一字千金。」寫歌詞是不斷累積,把所有想法和感受整理出來再一點點講到最精簡。
8
喜歡音樂是不會變的
談到給創作組的同學未來在音樂路上的建議與鼓勵,奧利佛老師希望參賽者不要得失心太重,「作為一個唱片公司的老闆,我最有興趣、最想簽的都沒有得獎。」老師的一番話彷彿為參賽者打了一劑強心針,不要因為獎項而否定自己的創作。深白色老師也表示:「繼續作現在在做的事,對自己要求高一點、嚴格一點。」 
陳子鴻老師則提到把音樂變成職業是有門檻的,「持續不斷有新的年輕人投入音樂創作是很好的,但真正畢業後從事音樂工作的其實是少數」,有些人在業餘已經是頂尖,但沒跨過去變職業的那一步時,再怎麼厲害仍然是一個優秀的「業餘」音樂人。或許現實聽來有些沮喪,可是「喜歡音樂」這件事是不會變的,這是老師始終如一的信念。不管未來如何,先不急著想以後一定要怎麼樣,而是持續澆灌喜歡音樂的熱情,認真去學習增進自己的能力。
「也許樂團是一個工具。為了玩樂團學一些樂器;相反的情況就是為了表達一些事,把樂團當工具,這是不一樣的出發點。」身為經驗豐富的樂手,張大麻老師也有感而發,「你想彈吉他、玩樂團,但還是要回到本質上,去思考現階段你到底要表達什麼,要怎麼樣去面對你的環境你的人生。」
2-1
尋找令人驚豔的東西
最後,張大麻老師談到:「我在尋找的是可以讓我驚豔的東西」,老師表示重點不是放在表現技術上,而是單純在創作方面。希望大家直球對決,把想要表達的方式做到好,驚艷評審。 
「我定義政大金旋獎是音樂比賽而不是歌唱比賽。你要展現音樂性而不是去揣摩老師的喜好;應該想我喜歡什麼,我想要讓人聽到什麼,期待每年都會有讓人驚豔的選手」陳子鴻老師炯炯有神的目光中透露出對金旋獎的期許,也期盼每位學生音樂人依然堅持對音樂的熱愛,在浩瀚的音樂宇宙中,持續閃耀前行。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