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感覺莓果〈鹿逐〉

從主歌漠然喃喃自語著「無所謂」,到副歌強烈地吶喊「讓我掙扎,哭啊,喊啊。」,〈鹿逐〉這首作品儼然在描述打破世俗框架的過程。
主旋律與和聲交錯,如受盡旁人異樣眼光看待後,不確定的自問自答。蕩氣迴腸的黑死唱腔,像是對世界宣誓,縱使受到無情的對待,仍堅持做自己的決心。只有持續不懈地追逐才能掙脫緊銬的枷鎖,〈鹿逐〉就是一首追夢者無懼與世界為敵的戰歌!

 


# 2 椰子!! Coconuts〈瘋狂的醫院〉

 「音樂是我們瘋狂的醫院,讓我們瘋狂,也拯救了我們。」
〈瘋狂的醫院〉以「音樂、醫院」諧音創作,迷幻搖滾的編曲搭配上 bass 的沉穩低喃,在主唱帶著迷濛感的清亮嗓音下,不斷地重複歌詞「音樂就是我的醫院,醫院就是我的音樂」,透過瘋狂的風格,堅定地傳達了對音樂的熱愛。

 


 # 3 TRASH〈火星的班機〉

明知道對方與自己「並不屬於同一個世界」,仍甘願不顧一切的固執;明知道「就快要來不及」,仍堅持放手一搏的狂放衝勁。
對追夢者而言,身處不同時空並不足以成為阻礙,只有退卻和畏縮才會讓自己裹足不前。TRASH 以這首搖滾的樂曲,作為希望的寄託,希望可以搭上〈火星的班機〉義無反顧地飛向深愛的人!

 


# 4 南瓜老爹〈Disgust the world〉

「誰不曾想過糜爛一切,報復那些不公平,卻在迷失之際,拉住自己不墜落谷底。」
〈Disgust the world〉的主副歌,分別以低沉兼具爆發力的嘶吼唱腔,以及渾厚高昂的嗓音詮釋,在主唱高低腔調切換自如的獨特聲線下,搭配轟炸激昂的旋律,歌詞間交錯著自我的堅持和對社會不滿的咆哮。整首歌將抽象的情緒投射出具體樣貌,使得聽眾能夠感同身受,沈浸於南瓜老爹的獨特魅力之中。

 


 # 5 康士坦的變化球〈擱淺的人〉

〈擱淺的人〉既粗暴又溫柔,主歌有如大聲抱怨,編排在歌詞「習慣你自己很爛啊!」上的重拍像是對自己的大聲怒斥;副歌陡然變為一種灑脫的呼喚,唱著無力面對現實,也不需要再改變的辛酸,康士坦的變化球在兩種感情之間切換自然。強勁的鼓點,搭配上嘶吼唱腔,催化生成聽者內心最黑暗的情緒。
「我甚至習慣我討厭自己的樣子。」這首歌獻給所有擱淺的人,讓康士坦的變化球成為海浪,在波紋的起伏中緩緩撫慰每一顆失望的心。

# 6 Vast & Hazy〈故障〉

「我有個秘密,活著卻從來沒醒。」想要修補格格不入的自己,試著模仿正確答案,卻總是得不到肯定。
〈故障〉收錄於 Vast & Hazy 第一張專輯《求救訊號 I’m Not OK》,封面的摩斯電碼和雜訊彷彿象徵接收不良的求救訊號。明快的節奏加上直白的歌詞,Vast & Hazy 用音樂帶領故障的大家快步逃跑、痛快宣洩。他們唱出了人們沒說出口的脆弱,也讓人們重拾情緒的碎片,尋回拼命生活的勇氣。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