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侑彤 Verity〈即使這個世界令人絕望〉

「好幾次都覺得活不下去了呢。」侑彤用她柔和的歌聲,輕輕地唱出人們心底的脆弱,淡淡的酸澀化成音符,擁抱著對世界絕望的人們。
後段的詞句再帶著聽眾從黑暗迎向微光,「經過了愛之後/綻放成溫柔而堅韌的光芒」,希望那些被生活困住的人,能夠從侑彤的歌聲裡找到屬於自己的明朗。

 


# 2 傷心欲絕〈台北流浪指南〉

台北流浪指南〉,三餐飯後睡前皆可服用,無地區人種限制,服用時建議搭配酒精,以及些許意識模糊的搖晃。
主唱許正泰慵懶頹廢的口氣,配合樂曲強烈的節奏,彷彿今晚就是要拋開一切,跟著傷心欲絕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遊蕩,盡情放肆地歌唱。準備好你的流浪指南,今晚,歡迎所有一事無成的人。

 


# 3 Theseus 忒修斯〈駐水〉

駐水 [ tū tsuí ] 是閩南語「溺水」的意思,在長達九分鐘的歌曲裡,忒修斯用三個章節訴說沉重的盼望
第一和第二部分,以中文夾雜台語的念白開啟序章,第三部分則是全部以台語的形式,將溺水的怨恨、哀嘆堆疊得更加濃烈。其中第一部份的詞句,出自白色恐佈受難者的遺書,傳達「自由」在抗爭下的得來不易,當時的知識份子就如同溺水的人,民主自由則是他們懷中的石頭,隨著沉入水中。

 


# 4 宋德鶴〈別再掩飾你的厭世〉

來自彰化的樂團宋德鶴,在2016年以首張單曲迷路〉踏入樂壇,致力於推廣彰化本土音樂祭。而這首別再掩飾你的厭世〉從一開始的迂迴低喃,接著伴隨鼓聲進入的憤怒高亢,最後以炸裂般的嘶吼,唱出對世界的控訴。
「你在逃避著過去/自己殺了自己/回眸一望這一切沒意義」有時候做一件事好像也不一定要追求什麼意義,所有的消極悲觀在宋德鶴的歌曲中似乎都得到了釋放。

 


# 5 Wayne Band〈My story〉

一首讓原唱 Wayne Band 在第三十六屆金旋獎同時抱得三項大獎的歌曲。
〈My story〉將節奏強烈的 funk 曲風融合長號、薩克斯風等古典樂器,搭配上詼諧逗趣的歌詞,整首歌曲在男主唱獨特的嗓音下,以輕快活潑的方式道出了現今世代的厭世氛圍,而〈My story〉對同處於這個世代下的你我而言,也或許是一個最佳的抒發出口。

 


# 6 尋找尼歐〈太麻煩〉

主唱李季澄懶洋洋的嗓音加上調侃似的曲調,〈太麻煩〉不但帶著嘻哈的帥氣感,也有 R&B 的慵懶態度。
「寧可待在溫室一直待到不能自已」,尋找尼歐率性、反骨精神,就是不跟著路標走。歌曲的第二段辛辣嘲諷音樂商業化,多少人早就迷失做音樂的意義。因為看清現世,所以才厭世,不如藉尋找尼歐的歌詞過過癮吧!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