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長大的路上,保留真摯與純粹——第三象限

文/梁姿宇

「十六歲的傲慢/未來就不會曉得/持續不斷的/執行了」,第三象限以〈千載〉一曲,詮釋獨屬少年的稚嫩與迷惘,也正呼應了他們第一次參加比賽即獲獎的狀態——青澀、擔心、驚訝,卻又難掩興奮。
以初出茅廬的新人之姿首度參賽,第三象限談起參加初賽、決賽到獲獎的過程,仍覺得不可思議,「我們完全沒有想過會得獎,因為在樓上聽其他組選手表演的時候,知道這次決賽有很多前輩跟學長姐真的都很厲害。」第三象限原本將這次比賽視作累積經驗的機會,期待能在過程中磨練技術、拓展眼界,然而憑著一股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衝勁,以及從高中開始累積的默契,一路過關斬將,在決賽時用最真摯的口吻傳遞少年心底的呢喃,也以輕盈的旋律在評審與觀眾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三象限回首一路走來的歷程,看似順風順水,其實也經歷過自我懷疑。起初,主唱許芸瑄曾猶豫歌曲使用簡單的和弦是否合適,然而樂團成員彼此的激勵與肯定,讓猶疑在練習過程中逐漸消散。在決賽來臨之際,除了緊鑼密鼓地練習,第三象限也根據初賽評語,大幅度地修改,甚至在比賽前一刻,仍仔細調整、力求完美。捨棄絢爛的技法與複雜的和弦,第三象限選擇用樂器層層堆疊,緩緩加入的歌聲,如同在叮咚流水上,撒上一層朦朧的光,清亮但悅耳,耀眼卻不帶鋒芒,讓〈千載〉能在層次豐富的樂曲中,保留最純粹的模樣。
談及〈千載〉的創作動機,主唱許芸瑄陷入回憶般沉默了幾秒,接著才像是從紊亂的思緒中找到一個端點,開始沿線剖析當時創作的情境與想法,「那時候高中處於一個比較迷惘的階段,對很多事情都滿敏感的。可能因為當初沒說什麼話、沒有好好做什麼事、沒有將某段關係處理得更圓滑,而導致未來有點後悔。」然而,我們總在經歷某些「必須犯下的過錯」、「必然的後悔」後,才能體會到錯誤的重量。主唱許芸瑄接著說:「有時候,人就是會一直犯一樣的錯,這才證明我們是人!」鼓手羅亦竣也笑道:「於是就犯了一千年。」雖然承載著千年流傳下來的智慧,我們仍走在「必經之路」上感受並學習,讓千載的時光,從輕飄飄的時間,沉澱出切實的改變。
 「這裡應該是我們認真經營跟練團的開始吧!」金旋獎作為黏著劑,讓第三象限有更多機會相聚練習,朝著同個方向努力。雖然這次決賽,吉他手德德因故遺憾缺席,然而他們也透露未來將規劃發佈新歌,用最完整的模樣,展現更多元的音樂風格。
第三象限將這次的創作大賞視為起點,期待他們能在屬於自己的象限中,畫下無數個座標,將一點一點的努力串連成線,也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真摯與純粹。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