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秦子喬 圖/政大金旋獎主題曲 MV 劇組 李泓

熱血的相遇與碰撞

〈午夜狂歡〉浪人馬丁尼 在一堂樂團合奏課上我們剛好合作玩了兩首 Bon Jovi 的歌曲,發現我們其實都滿喜歡搖滾的。」貝斯手甄峰提到,最初的相遇只是在北藝大 IMPACT 學程中的合作,但對於搖滾有著相同熱愛的團員們,就這樣自然的碰撞出了充滿各種新奇風味的樂團——浪人馬丁尼。
浪人馬丁尼由五位不同色彩的團員組成——主唱裕庭、主唱兼吉他手書瑋、吉他手哈石、貝斯手兼團長甄峰、鼓手北極熊都是在北藝大 IMPACT 學程的同學,當初只是想組個樂團一起玩搖滾、跑比賽的他們,在入圍 37 政大金旋獎創作組決賽後,繼續著彼此的化學反應,將只屬於他們的熱血、默契融進搖滾中。

層層疊起的創作模式

平時樂團的創作一開始會由書瑋及裕庭一起構思歌曲的概念與內容,在完成初步的旋律後,會先從 Bass 開始進行編曲;「因為我們的團長貝斯非常強,所以我們大部分的歌都是 Bass 先寫的,音樂架構上來說,也會以 Bass 為主然後再去發展。」書瑋驕傲地解釋。不同一般認為的先有和弦再有其他的樂器加入,浪人馬丁尼以 Bass 為基底,再由其他樂器層層疊起。然後我們團長有說,所有 Bass 先行的歌都是好歌。」裕庭再次補充到,這或許也就是浪人馬丁尼的音樂總有種令人難以抗拒的節奏感的原因。

與金旋獎的緣分

曾以創作組的身份進入 37 政大金旋獎決賽的浪人馬丁尼,提及當初為準備比賽 Demo 的回憶,裕庭苦笑著說道「從創作到錄製 Demo 的過程只在一星期中完成,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個晚上做完,然後就很熱血的參賽了。」接著書瑋補充,我們在家唱然後太大聲了,然後鄰居就一直投訴。」很難想像在當初金旋舞台上自信搖擺的他們,竟然只花了短短一星期的時間就創作出了充滿新奇元素的搖滾樂曲。
對於從參賽到創作主題曲心境上的變化,裕庭又繼續感性的說道,「在很短的時間內用好 Demo、參賽,又很幸運地進到決賽,這一切都非常感動,雖然最後沒有獲得任何獎項,但非常開心能在決賽後一個禮拜接到金旋獎的通知說我們可以做今年主題曲。」浪人馬丁尼在決賽舞台上的出色表現,即使沒能得獎,但富有鮮明色彩的他們,仍然使不少觀眾留下了深刻且愉快的回憶,在今年更是擔任了 38 政大金旋獎年度主題曲〈午夜狂歡〉的創作樂團,為比賽帶來更加鮮明、沸騰的色彩。
浪人馬丁尼對音樂的熱血與冒險精神從未停止過,多虧如此金旋才能再與其續前緣製作主題曲。

頂樓的主人——〈午夜狂歡〉

「那就這樣吧/就先這樣吧」,節奏強烈的旋律配上發自內心的吶喊,對於目標不顧一切往前衝的歌詞,在比賽現場不斷循環播放的〈午夜狂歡〉,不知不覺振奮了許多參賽者及觀眾。
「因為我們都是熱愛搖滾的搖滾客,所以就把一種流浪牛仔感搭配追求夢想的故事,一方面覺得符合自己的心境,一方面也覺得符合金旋獎這次要的主題。」被問到最初主題曲的創作概念,裕庭細細說道。在〈午夜狂歡〉中總是想要灑脫但卻在內心拼命掙扎的心情,彷彿看見了當初陷入迷茫中的浪人馬丁尼,憑著他們對於搖滾夢的不甘心一路走到了頂樓,雖然痛苦卻仍享受著音樂帶來的快樂,期待著自己爭取而來的曙光。
〈午夜狂歡〉浪人馬丁尼
其中,甄峰也提到在創作主題曲的過程中經歷了不少意外,「我們是先到書瑋家,結果隔壁又投訴了,我們就一起跑去淡水碼頭那邊,那時候大概凌晨一點開始寫,寫到最後每個人都卡住了,後來就不知道為什麼有一陣怪風吹到裕庭身上,他就突然開始哼唱,然後最後整首歌的旋律就出來。」書瑋繼續補充道,「那時候忽然我牙齒超痛的,然後我就半夜在外面找診所買牙痛藥,再回去找他們寫,之後寫到三點多才寫完。」看來真的多虧了那天午夜的怪風和牙痛藥,也或許就是這樣一波三折的創作過程,〈午夜狂歡〉才能每次聆聽都能使平時在夜晚的各種思緒蜂擁而上。
此外,團員們還提到了在錄音、混音時不段重新修改的音色,以及最後因為檔案太大只能再重新混音等艱辛的過程。「主唱光那個嗚就嗚了四個小時。」、「我每次聽就都會想要再做一些改變,就像現在我再聽就又覺得哪邊好像可以再改。」哈石、北極熊慢慢回憶起錄音當時的景象。由此可見團員們對於作品的品質不斷自我要求、力求完美的信念,才能造就獨一無二、充滿驚喜的流浪搖滾樂。
〈午夜狂歡〉浪人馬丁尼
「想成為無可取代的自己/就算不簡單也要用盡全力」,用力追求曙光直到力氣用盡為止,如此熱血的夜晚在歌曲中鮮明地呈現,同時也不禁令人好奇團員們在創作歌詞所對應的經歷。
「那種暢快、可以說出自己想說的話的、有夢想的感覺都是我們喜歡的,所以我們才會即使一路波折,還是想要繼續比賽。最後做出一個我們大家都很喜歡的作品都很感動,好像在這一刻我們大家都凝聚在一起了,這種感覺大概就是像歌詞所說的不可取代的感覺吧。」裕庭細細說道。「在做音樂,尤其在浪人馬丁尼的時候,我覺得是有一股能量在的,我希望把這股能量散發出去,告訴大家就算很厭世,我們不只理解他們,還能帶給他們一些正能量。」甄峰真誠地說著。面臨畢業製作及主題曲雙重壓力下的他們,比任何人都了解厭世的感受,但是他們在做音樂時被治癒的能量,也希望能透過他們的作品傳達出去,告訴大家不再只能厭世,還能有機會被治癒。

第一次的 MV 製作

成軍至今才一年多的浪人馬丁尼,這次〈午夜狂歡〉的 MV 拍攝對他們來說可是新奇又有趣的一次經驗。
因為我第一次接受這樣的拍攝,他們要我聽音樂對著彈,然後有幾次我彈錯了,就不小心笑出來,搞到那一段要再重拍一次。」提到失誤片段,甄峰心虛地說道。「我是覺得我們現場,尤其是書瑋在彈的時候應該從來都沒有彈對過吧,因為我們那時候也根本聽不太到音樂,所以我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對到。」哈石邊笑邊說著。
提到拍攝過程最困難的事,鼓手北極熊苦笑著說道,「他們會想要我的動作,但是我又不能打出來,那時候我就蠻痛苦的,就是我要揮下去但我又不能碰到鼓。」即使拍攝過程中發生了不少小插曲,但是看著團員們有說有笑的樣子,這一次的經驗對他們來說應該是永生難忘的有趣回憶。

〈午夜狂歡〉浪人馬丁尼

〈午夜狂歡〉浪人馬丁尼

令人期待的未來 —— 浪人馬丁尼

Q:期待合作的音樂人?

書瑋:「我們團隊比較有趣的是大家都很喜歡搖滾,但喜歡的年代跟風格都會不太一樣,平常做的音樂也不一樣,所以如果有一個很厲害的前輩或製作人的話,或許從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可以看到一個新的方向,或許可以在我們未來的創作上給予我們一些不同的靈感。」
哈石:「我覺得有一個製作人,他可以從外面的角度去看我們我們五個人的風格,就是合在一起有沒有合在一起,會不會其實我們只是五個不同的零件拼在一起而已,但是其實沒有變成一首歌。」
希望未來浪人馬丁尼能夠如他們所願與製作人合作,讓我們看到更加融合或更加不一樣的調色。
Q:浪人馬丁尼最近有沒有什麼計畫在偷偷進行?或是有什麼想嘗試的計畫?
書瑋:「因為之後我們還會到政大金旋的表演,所以我們除了目前聽到的主題曲之外,還會有新歌正在陸續的製作當中,然後到時候大家都會聽到,然後希望大家決賽當天都可以來看,多多支持政大金旋獎。」

Q:疫情狀況是否改變了一些原本的計畫?

裕庭:「其實我們之前在還沒有疫情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在構想要把表演弄成什麼樣子,就可能想說要弄得更劇場一點、嘗試各種可能,但很可惜就是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們又停擺了,希望之後決賽表演的時候有辦法把我們想像的畫面再搬出來。」
甄峰:「當時我們要幫政大金旋拍宣傳影片,然後我們那時候講了很多不同的語言,想說很有趣,結果沒想到延期,好難過但沒關係,就是將來如果還有機會再拍那個宣傳影片的話,還蠻希望再拍一個,我覺得還蠻有趣的。」
雖然因為疫情而延後了決賽日期,但在遵守防疫規範期間,也還請繼續期待將在 38 政大金旋獎決賽舞台表演的浪人馬丁尼,相信狂熱的午夜將會在當天引燃全場,用悸動的現場再次帶給大家不一樣的〈午夜狂歡〉。

Q:有沒有特別想傳達給大家的話?

書瑋:「我們覺得很有趣的是每一次當作品越來越完整的時候,就會發現說原來我們團員合起來會出現在想像中原本想不到的作品,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我們,未來可以做出更多有特色又好聽的音樂給大家。」
哈石:「我非常推薦大家去 cover 這首歌,因為這首歌的歌曲沒有很長,歌詞也沒有很長,然後只要練短短的三分鐘,就可以表演了,非常的適合。」
經過這次的訪問,看見了許多不同樣貌的團員們外,也窺探到〈午夜狂歡〉一波三折的創作歷程。疫情嚴峻,但他們對音樂的熱情依然不減,混合五種不同色彩的熱血搖滾新人——浪人馬丁尼,將更加熱血沸騰的把只屬於他們的夢與夜晚傳達給世界,就如歌詞所說「無論生或死 都要用盡全力/ 夕陽落下後 等待明天的來臨」,我們將一起期待融合更多不同元素,創作出更多令人回味無窮作品的浪人馬丁尼。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