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0%88%e7%85%a7
第二場講唱會邀請到脆弱少女組 FragileGirls 於板橋高中演出,以輕快的〈脆弱少女組台呼〉作為開場,復古的曲風讓觀眾不自覺地跟著節奏搖擺。接著帶來新專輯《去吧,少女時代》的〈夢想少女〉,編曲融合了復古與電子的元素,主唱陳荒中性迷人的嗓音,唱出屬於自己的青春記憶。

%e5%ae%97%e7%a5%90_002

 歌曲結束後,陳荒率先問大家:「創作對你來說是甚麼?」他提到在開始之前,應先明確定義甚麼是創作,創作有三個元素:創作者、作品、觀眾。鍵盤手趙謬也補充,創作是生活中的表態,包括信仰、價值觀與生活周遭發生的故事等等。
%e5%93%81%e8%90%b1%ef%bc%bf1
由於高中和大學都是念劇場專業,趙謬分享自己在戲劇系裡學到兩個幫助創作的元素:「觀察」與「同理心」。她提到「觀察」是創作者必須注意的事情,透過觀察生活中的人事物,有助於發想一首歌的故事背景。她也談到大學時,教授曾出過一項有趣的作業,要同學們取自生活中的片段,觀察人群的動態與細節,最後發想成一個完整的劇本。
趙謬以捷運上男女的一段對話為例,故事的開頭是女方的一句:「你為甚麼昨天沒有回我簡訊?」隨後情節的發想由同學們自由發揮。她提到首先要將故事分類,類型可以是喜劇或悲劇,再來是創作者要傳達的理念,接著透過觀察人物的肢體動作,編寫故事接下來的走向。
%e5%ae%97%e7%a5%90_001
第二個元素是同理心,當你在寫故事時,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一想,同理對方的狀態,讓聽眾理解想要傳達的概念,多一些這樣的思考,會讓作品更有層次。
陳荒也補充:「我們是會先找到故事的人。」他提到自己創作會以故事為發展脈絡,製作歌曲中的起承轉合。也鼓勵同學真實地創作,用心地去感知生活帶給你的一切,把自己的情感,不管是脆弱的、悲傷的或是孤獨的,用音樂傳達出來,作品才會有力量。
%e5%93%81%e8%90%b1%ef%bc%bf3
講唱會後半段演唱了〈失去尼歐〉、〈我知道我失去你了〉、〈我不喜歡你的__〉,陳荒的纖細聲線搭配趙謬空靈的合音,將現場染上迷幻的色彩。談到編曲,趙謬提到脆弱少女組的曲風偏日系、復古、靈魂,再以這個基底去發展歌曲,歌曲形式自由發揮。

%e5%8f%ac%e8%ac%ac

她說〈失去尼歐〉是以純電子音樂為背景,所有的聲音都由電腦製作,且樂器 solo 多於歌詞,突破了一般流行音樂的形式:主歌、副歌、間奏反覆的框架。而新歌〈我不喜歡你的__〉打破故事以外的結構,讓聽眾藉由歌曲意境與自身感受,自由填寫空格。
%e4%bd%b3%e5%ae%b9_004
對於學生樂團進入音樂產業的想法,趙謬鼓勵學生多著重在技術的練習與精進,再將日常創作放到網路上的平台,累積成作品集,或透過參加比賽累積經驗。他們也苦笑著談到,如果同學未來要進入音樂圈會非常辛苦,因為創作跟現實是共存的,但不要想著要靠做音樂功成名就,找到創作對自己的意義才是最重要的。
最後陳荒鼓勵同學:「找到一個你喜歡的東西,然後緊抓著不放。」
%e5%ae%97%e7%a5%90_008
脆弱少女組將自身十年的經驗用輕鬆且認真的方式,分享給現場每一位同學,不只引導同學發想故事,也鼓勵大家用真實的樣貌面對創作,觀察生活中的人事物,寫出真實而有溫度的創作。
今年金旋除了舉辦高中講唱會外,明年也有一系列的活動,希望任何對音樂產業有興趣的朋友能一起前來交流,我們到時候見!

 

撰稿:鄭聿庭
攝影: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