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某個假日艷陽高照,我們前往專訪地點—蓮子 Children of Lotus ,距離捷運麟光站十分鐘的路程,沿途從車水馬龍的街景轉換至民風純樸的小社區,老奶奶在自家門前俐落地曬衣服,老爺爺在大樹下乘涼,拿起簡單的茶具,三五好友便在榕樹下泡茶下棋,左拐個彎爬一小段坡,蓮子 Children of Lotus 即在這個小社區的深處,儼然是繁華信義區裡的僻靜處。
非音樂不可的執著

 

一踏進蓮子 Children of Lotus ,世外桃源主唱閰韋伶彎起眉眼親切地招呼我們入座。這裡是她平時的工作室,平常也會播放電影以文會友。昏黃的燈光搭配舒服的音樂,是一個十分令人放鬆的場域。談到過往的經歷,閰韋伶苦笑著說,學生時期的經歷都不太好,跟一般的小孩都不一樣,下課鐘聲一響,不是衝到操場跑步玩耍,而是喜歡一個人待在座位上,掛上耳機聽著自己想聽的音樂,在人群中總是安安靜靜的並不多話,同學們覺得她太不合群,所以常常被霸凌。但這灰暗的過去一點都沒有阻擋她熱愛音樂的決心,憑著一股喜歡唱歌的熱忱,早早就離開家裡出外打拼,第一份打工是在 live house ,她說她一定要在可以看到別人表演的地方工作才行,一方面這樣離音樂又更近了一些,一方面也可以砥礪自己進步,之後也遇到兩位音樂人領她進入電子音樂的世界。

 

「音樂改變了我的一生,我做了很多選擇都是先選擇音樂,我覺得對我來說是很值得的一件事。」閻韋伶篤定地說道,從她炯炯有神的目光我們不禁驚訝著,這小小的身軀竟有著如此堅忍不拔的毅力,儘管童年有著晦暗的記憶,卻不減她對音樂的意志,憑著滿腔熱血一路走到了現在。她也提到,玩音樂是辛苦的,財務上會非常吃緊,要考慮非常多東西,但在每個階段會有不同的想法,像現在三十歲的自己,會開始思考更多音樂和自己的關係。

 

鼓是迷人且重要的

 

話題談到了電子音樂,閻韋伶認為鼓是電子音樂裡最迷人的地方,最喜歡鼓的節奏。平常創作的時候會先從畫面開始構思,再逐漸加入節奏勾勒成一首歌的樣子。「我做一首歌會先想到它的畫面,如果要做一首跟夏天有關的歌曲,就會想到開車、沙灘、海邊,再從鼓的速度去想一首歌的氛圍。」她也強調鼓對她的重要性,以前寫歌的時候會從頭到尾都有鼓的元素,把它當成 bass 用,現在則像是一種點綴的效果。

 

她也提到自己的創作偏社會寫實,喜歡寫跟人性議題相關的歌曲。她分享過去看過的電影《史丹福監獄實驗》,這是一部模擬美國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菲利普·津巴多人性實驗的電影。1971年夏天,他找來了24位男學生於模擬監獄內扮演獄卒和囚犯的角色,他沒有給學生過多的角色限制,只要求他們扮演好角色。然而囚犯和獄卒很快適應了自己的角色,獄卒甚至加了很多一開始沒有的規定,對囚犯進行暴力行為及言語羞辱,而囚犯也只是默默地承受,研究通向危險和造成心理傷害的情形,邁向走火入魔的地步。這部電影讓她驚訝人性的可怕,加上童年不愉快的回憶影響,因而創作的音樂常常探討人性的黑暗面。

 

網路讓未知相遇

 

後續我們也聊到台灣的音樂產業對曲風的限制及框架,閻韋伶說:「我覺得只走一個類型,對現在的音樂市場是不太夠的。最好的是互相結合,跳脫框架,不要太侷限於一個曲風。」她鼓勵大家可以多嘗試其他的音樂類型,在各種曲風裡總會有自己喜歡的部分,把有趣的元素擷取,融合成獨有的音樂作品。談到過去曾到北美表演的經驗,她說,國外音樂市場比較大,收到聽眾的回饋也比較多,人們也樂意與你的音樂交流,他們的音樂沒有所謂的流行,沒有一定要什麼曲風。反之台灣的音樂市場還是很保守的,雖然現在資源很多,很多人開始聽獨立樂團,但聽電子音樂的聽眾還是相對較少的。

 

講到這裡她感慨地說著,電子音樂十分難推廣,太多人聽不懂他們在唱甚麼。她也希望政府能多辦一些活動,讓大家接觸不一樣的曲風,像是國際音樂電子創作營可以幫助大家更了解電子音樂,也有豐富的師資教授專業的知識。她也期許自己可以做出更平易近人的作品,讓聽眾能跟著節拍跳舞,感受到電子音樂的魅力。接著我們聊到現今串流平台蓬勃發展,音樂人未來的發展性。她說,這讓音樂更加沒有國界,她以自己為例子,先前曾在 soundcloud 上傳作品,馬上有國外的音樂人迴響,而他們目前也在合作中,網路牽起了他們的橋樑,幫助更多音樂人在世界的各個角落進行交流。

 

音樂可以帶你到另一個境地

 

閻韋伶:「年輕人有熱誠很好,續航力很重要,不要讓別人碎嘴就壞了你的想法。」她勉勵大家不要以紅為目的,這樣反而限縮了音樂的可能性,做音樂如果只追求外在的「名」,反而會讓你的音樂變得不純粹。追求夢想之餘,別忘了平衡生活,單做音樂很辛苦,如果可以找第二份工作會更好。

 

談到之前參加音樂比賽的經驗,她說:「小時候鼓起勇氣參加許多歌唱比賽,都還拿到蠻前面的名次的。我才知道音樂可以帶我來到另一個境地。」她鼓勵大家不要害怕上台,凡事都要試過了才知道。對於新一代年輕創作者的潛力,她說,新一代年輕人接受資訊瘋狂的爆炸,遇到一些年輕人他們的思考會跳來跳去,很會抓一些國外人的 tone,大家的想法都很不錯,蠻期待他們可以創作出驚豔的作品。

 

如果音樂不在了,這個世界將不再柔軟。

 

如果音樂不在了,這個世界會變成甚麼樣子呢?閻韋伶認真地回答:「世界應該變得很理性,就少了柔軟的部分。」她仔細地思考然後說道,「如果」沒有音樂的話,我的世界會變得有點空,人生會有很大的改變,可能會去開民宿吧,因為我很喜歡聽大家的故事。她輕輕笑著然後分享最近聽到的故事,是一個孤獨的人和一隻小怪獸的故事。孤獨的人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生活的,有一天,在山頂看到對面山頂有一隻小怪獸在哭,孤獨的人歷經千辛萬苦到達對面山頂,幫助那隻小怪獸,最後他們住在一起,從此小怪獸不再有那麼多眼淚了,兩個寂寞的靈魂不再孤獨了,而是緊緊相擁相依。而她也為這個故事寫了一首歌〈孤獨的人不再孤獨了〉。

 

訪談到了尾聲,她溫柔地訴說著溫馨療癒的故事,為專訪畫下完美的句點。與她對談時,她總露出認真的神情,溫柔且用心地回答每一個問題,眉宇間卻流露著無比的堅毅,在音樂的世界裡她是倔強的,走過那些疼痛晦暗的記憶,未來的光輝的日子,已為她過往的辛苦下了最好的註解。她笑著鼓勵大家勇敢地做出屬於自己的音樂,活出自己的人生吧,讓我們在音樂裡相遇,在音樂的世界裡不再孤獨。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