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要如何以音樂詮釋呢?這是本屆金旋獎邀請去年榮獲創作大賞的樂團——尋找尼歐挑戰的難題,而他們也交出了有趣而亮眼的答案,就藏在 37 金旋主題曲〈夢曉〉中。
7
夢醒後誕生
  談到〈夢曉〉的創作靈感發想,尋找尼歐的團員們先是搞笑地說:「就金旋給的題目啊!有夢的感覺就可以了!」一陣嬉笑後,主唱李季澄說明,尋找尼歐的創作通常先依感覺譜出旋律,再慢慢填詞。關於「夢」,貝斯手席少棠認為,相較於在清醒之時立刻分崩離析、往往霧裡看花的模糊夢境內容,甦醒後留存的感覺讓人留有更深的印象。鍵盤手陳廷安也認同此觀點,並表示〈夢曉〉編曲即是受過去夢境的感受啟發,如夢中的縮放感、時快時慢的速度,「所以在編曲的時候,某些段落也會有很大的轉變,製造轉場的感覺;至於和弦安排上,會想用大調和小調的相互對應營造氣氛上的忽快忽慢。」因此,夢賦予人們的感受成為〈夢曉〉編曲的核心概念。
  歌詞部分,季澄從容地侃侃而談,起初因為「夢境」一詞有些抽象、也有非常多詮釋方式,如何書寫適當的歌詞使他煩惱許久。經過思緒的梳理,且感嘆於創作者時常因為沒有想法而刻意創作,卻使作品變得生硬不自然,他才猛然發覺可以由靈感之於創作的關係發想。因為金旋是創作比賽,而〈夢曉〉是屬於金旋的主題曲,所以歌詞中便以大篇幅描寫靈感的重要性,強調自然的創作狀態。
1-1
突破以往風格與編制
  提起對〈夢曉〉的想法,「我只覺得很帥而已!」吉他手凌享笑說。這首歌包含許多團員們希望嘗試的元素,例如借鑒共同喜愛的國外歌曲、加入原先該類曲風不會有的 SOLO 橋段;這些細節都是製作主題曲時,特別增添而不同以往尼歐風格的元素。凌享也摸摸下巴認真地分析,表示〈夢曉〉是尋找尼歐截至目前為止編制過程最浩大的歌曲。
  面對規模龐大的曲目,練團時理所當然會增加許多難度。鼓手林以特嘆了口氣說:「像在做夢一樣。」提到這,團員們各個相視而笑,看來每個人都遇上了些必須得克服的難題。對少棠而言,〈夢曉〉的段落起伏與情緒變動很大,「要適應在段落不同切換成不同的力道」是這次歌曲的困難之處。凌享則坦言,樂團目前創作上的最大的難題,就是每個團員所想的畫面都不同,所以練團時要嘗試互相理解彼此、相互溝通,激發歌曲更多的可能及多元性,「或把兩個畫面接在一起,說這是特色。」凌享笑說:「這首歌就有兩個畫面。前面主歌有點惆悵,在尋找某個事情的感覺,副歌則是另一個 vibe。」提起困難之處,團員個個有話要說,可見每個人都頗有共鳴,為主題曲吃盡苦頭。不過也因此團員們一致笑著認同,相較於過往的創作,〈夢曉〉的突破程度較大、完整性亦較高。
10
生活中的不可或缺
  金旋主題曲的創作對尋找尼歐的五位大男孩們是一次愉快的體驗,儘管沒有激動的反應,但詢問起他們的想法,每個人都帶著笑容,直說「很意外」、「滿爽的」。在主題曲的製作告一段落後,尋找尼歐便如火如荼展開新專輯的創作。目前新專輯的歌曲、專輯名稱都還是個謎,一切都要「先寫歌,找出共同點。我們做事的方式都滿相反的,先有東西再說!」凌享笑著說。
  如同凌享所說,尋找尼歐成團至今都帶點隨興風格。單純喜歡音樂的男孩為了製作高中畢業歌而聚首創作,儘管結果不如一開始所期望,卻覓得了一起玩音樂的革命夥伴。團員們喜愛的曲風多元,笑稱自己其實就是「拼裝車」,聽到好歌、受到啟發就嘗試譜曲,並將那份感動傳遞出來。問起練團過程中的趣事,凌享不假思索告訴我們:「玩樂團就是有趣的事啊!」做音樂對尋找尼歐而言,與其說是興趣、工作,倒不如說是早已不可或缺的、生活中的一部分。
9
  〈夢曉〉所描寫的兩個主題皆稍縱即逝,尋找尼歐卻能巧妙地以音樂捕捉它們的倩影,將夢的感受注入旋律,靈感的來去寫為詞句,憑藉著對生活的感觸與對音樂的熱情,譜寫出專屬於尋找尼歐的一場美麗夢境。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