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傍晚的松山文創園區,陽光仍暖暖地穿透雲霞灑落而下,觀眾在台下席地而坐等待演出。凌子璿作為誠品夢想嘉年華第三天的首位表演者,以自彈自唱的方式帶來五首自創曲,透過歌曲展現自己對生活的態度。歌曲中有許多特別的元素,〈狗勾之歌〉中的狗叫聲、〈慢歌〉後段的高音哼唱,都讓人印象深刻。演出尾聲,凌子璿演譯今年參與政大金旋獎的作品〈抱我〉,重複唱著「能不能,能不能,擁抱我」,音量提高情緒也隨之激昂,彷彿在訴說自己的委屈之後,與自我和解。
%e5%87%8c%e5%ad%90%e7%92%bf1
目前就讀大學的凌子璿,正處在課業與實習的忙碌生活中,同時卻也不忘創作音樂。不過他表示,過去能夠緩慢思考的時間消逝了,練習的機會也跟著減少,因此在演出前,需要在時間壓力下把歌曲完成。而凌子璿也談及自己平常創作的習慣 —— 他透過憑空想像將旋律產出,一邊哼唱一邊用手機錄下,再藉由平時對於自我及生活瑣事的觀察,為歌曲填詞。 
在訪談的過程中,我們也聊到他曾經參與過許多校園音樂性比賽,他認為,「大家都會說要去報創作組,但是通常就只是講一講,真正開始寫之後你才會發現寫歌有什麼困難之處。」他鼓勵同學們參加比賽,因為比賽會讓人有壓力和動機強迫自己把想法寫下來,也可以藉由觀察其他參賽者的長處精進自己。
3
凌子璿過去參與比賽多以自彈自唱的方式完成,他將在1214日與吉他手樂承宇、貝斯手林廷罕以及鼓手郭晉誠以「蟋蟀俱樂部」的名稱共同演出。問起表演的命名原因,他笑著回答:「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帥哥,只好說是蟋蟀。」而他也透露,這場演出中會有一半的創作和一半的cover演唱,不僅將曾經表演過的曲目編製成 full band 的形式,也有新的創作和演奏曲的呈現。由於與過去習慣的一人演出形式不同,和樂手合作的過程中需要更多的溝通,也激盪出新的火花。 
最後凌子璿說到,在「蟋蟀俱樂部」的演出後,除了會先完成學業外,也會在這段時間持續創作。讓我們一起期待12月14日的演出,也靜待之後凌子璿會帶來什麼樣精彩的表現吧!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