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晚的溫柔日光照射下,舞台上的伯爵白以輕鬆明亮的樂曲活絡了現場氣氛。活潑的節奏搭配主唱率真的歌聲,唱出了他們對生活的衝勁與勇氣,像在告訴聽眾,所有不愉快都能在伯爵白的作品裡獲得洗滌。
「伯爵白」這個團名源於六個人對食物與穿著的共同愛好——喜歡穿著白色素面上衣,喜歡吃拉麵,而且吃拉麵之後一定要搭配伯爵紅茶。因為某次舞會的演出機會,加上社團和科系的緣分牽引,便相聚在一起。%e7%99%bd1
提及今年六月為成功大學寫的畢業歌〈遙遠的今日〉,主唱奕達有感而發:「我們在剛入學的時候,都覺得畢業那天很遙遠,可是突然,那一天就到了。」憶起寫歌當時,奕達希望能為成大的學生而寫,於是沒有投入過多的個人情感,「反而是在畢業季接近之際,才終於被這首歌所感動,感受到脫離學生身分的五味雜陳。」今年甫面臨身分轉換的伯爵白,感受到最大的差別是練團時必須南北兩邊奔波,不再像過去一般,生活在同個城市裡。拿下學生標籤的同時,也意味著他們必須扛起責任,肩負起對於音樂的使命感。
科技發展與新時代的快速更迭,不僅造就出多元的音樂表現形式,也使得聽眾的喜好更難以捉摸。問及在音樂領域中最重要的事情時,電吉他手甲祐立刻回答:「做自己。」鍵盤手柏禕則答道:「堅持下去啦!我覺得這很重要。」團員們一致認為最重要的事情是——堅持自己所愛,並且多方嘗試,才能在瞬息萬變的世界裡,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獨特味道。%e7%99%bd2
團員們對於音樂各有所好,鼓手阿鍾覺得在沒有旋律的狀況下,單純以節奏傳達感動與情緒,是很酷的事;貝斯手存有談到自己平常寫Bass line的靈感都是以隨意的即興為主;鍵盤手柏禕則喜歡李宗盛和 Dream Theater;而主唱奕達想也不想就回答:「我喜歡張震嶽。」正如〈生活的意義〉歌詞裡的意涵,奕達很欣賞張震嶽經營生活的態度,因為創作與生活密不可分,先有生活才有創作。電吉他手甲祐說自己喜歡Green Day,因為歌很簡單容易上手,可以自己表演。話說到此,其他團員馬上警覺地反問他:「你喜歡自己在台上表演?」打鬧中也顯現了團員之間的好感情。木吉他手文沛猶豫一會,說他目前沒有偶像,但是喜歡好聽的音樂,此時主唱奕達馬上笑說:「這是什麼廢話!」看著他們目光炯炯地談論自己所愛,暖黃的舞台燈從他們身後照射下來,散發成一圈溫柔光暈,像是藏不住伯爵白對音樂的熱愛與堅持。
%e7%99%bd3
來到演出的最後一首歌〈早午餐〉,輕鬆明快的旋律在空氣中敲出歡樂的節奏感,台下的觀眾跟著一起搖擺身體、開口哼唱,沉浸在伯爵白音樂所散發的正能量裡。成軍兩年的伯爵白,帶著一股無所畏懼的青春與活力,為樂壇注入熱血。而他們也透露明年計劃發表新作品,團員們都已經蓄勢待發,值得期待。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