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跳舞」——邵勸明

文/呂喬榆

金旋獎決賽現場,邵勸明捧著一把吉他,唱誦詩一般的歌詞,伴隨著悠遠、吶喊式的尾音,讓每個樂句到心中的時候,就好像重重的揪起。
回到訪問室,下了台的邵勸明,少了一點演唱中流露的激昂,一面沉著地琢磨字句,一面也能坦承地侃侃而談。面對獲獎,他相當冷靜地表達自己對創作類獎項的想法,認為任一組參賽者得獎都合理,因為創作本身應該不太能夠比較,尤其彼此風格不盡相同。
不過,當談到這次比賽創作〈神的孩子不會跳舞〉的意涵,他凝起神,更認真地、挑選適確字句地說:「我想表達的是人這個動物當下的感受其實是最真實的,不是你的靈魂要去哪裡,而是你在這個當下,你靈魂跟肉體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這件事也體現在跳舞這個意象上,當你不用特別去意識、思考什麼事情,反而去感受的時候,就也沒有必要去區分肉體跟靈魂,全部都是在那個當下發生的事,這個是最真實的。」當然,他不忘強調聽者不需按他的方式詮釋。
而這些創作的最開始,要追溯到邵勸明國中的星夢,「那個動機很膚淺,我看了一個中國歌唱選秀節目,就想當明星,但我不太會唱歌,所以我就想說要有點特色,就覺得只能當個創作歌手。一開始就是自己亂彈亂唱,後來學了吉他慢慢去幫自己伴奏,漸漸地創作就不是那一回事,而是一件真的可以投入熱忱在裡面,可以做下去的事。」他語氣誠懇、堅定地說。
邵勸明也表白自己創作路上景仰的人,坦言真的受到彼時的張懸(現在的安溥)很大的影響,包括旋律的走法、唱腔,還有詞的寫法,像是加入一些張懸常用的連結詞「而」、「而也」等等,「我覺得真的就是受到他影響太多,不知道是不是件好事,有時候他唱歌,下巴會有點抬起來,我有時候也會被他影響做這件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說。而除了張懸,他也提到草東、萬青和巴賴的影響,他說明〈神的孩子不跳舞〉裡面有段類似原住民古調的吟唱,就是在聽到巴賴的作品後,才受到啟發加入的。
提到巴賴,他順帶分享了一段與巴賴的奇妙相遇。大學的暑假,為了轉換生活環境、到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創作,邵勸明就去了東部打工換宿,剛好附近的部落就是歌手巴賴住的地方,且民宿老闆也認識,因緣際會下便見了面、一同玩耍。他也提到,除了受到巴賴音樂上的影響,因為心態、生活的轉變,他的創作也因此改變,「在去東岸打工換宿之前,我創作的風格城市感比較重,然後一直到那邊算是休息吧?狀態比較好,寫得東西就比較坦然、開闊一點。」
創作從單純的明星夢,到成為了一種生活方式,甚至引導生活的方向。金旋獎之後,他說自己將繼續完成第一張專輯,「〈神的孩子不跳舞〉是這張專輯的起點,會由人從天往下墜落的這個隱喻去延伸發展,未來有錢就會發片吧!」他瀟灑地說,那讓我們繼續期待邵勸明要向世界嶄露的才華和深刻的所思所感,並且一起繼續用力跳舞!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