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舞台上持續前行——楊子平

文/程德芸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我知道開心過陰天也會當成一天/也知道低頭看相片也回不到以前/你知道我總笑著臉出現在你面前/別知道我待在房間看你的明信片」,同樣的副歌旋律,搭配著情緒使用了不同的節奏、口氣表現。楊子平將〈葉柄夫〉一曲融合演唱和充滿戲劇張力的演出,讓觀眾同時獲得聽覺和視覺的享受,更以此一舉拿下了 TDI 新秀特別獎、最佳作詞人以及金旋創作大賞三大獎項,成為了第 39 屆金旋獎的大贏家之一。

從扎根到開枝散葉 

頂著西瓜皮髮型,戴著透明粗筐眼鏡,臉上還有著雀斑的「葉柄夫」是來自俄羅斯知名劇作家契訶夫的《櫻桃園》中的角色。《櫻桃園》原先是楊子平在台藝大戲劇系的畢業製作,然而因為去年疫情嚴峻,三級警戒後畢業製作的演出也被迫取消。雖說葉柄夫在劇中並非主要角色,但楊子平依舊希望角色有演出的機會,於是他突發奇想,將自己所飾演的葉柄夫寫進歌裡。楊子平認為在創作的過程中自己像戴著一副面具,將角色的心路歷程以及所看見的世界寫進了〈葉柄夫〉這首歌裡,歌曲訴說著葉柄夫喝酒酒杯會跑進蟑螂、睡覺蜘蛛會爬到胸口的不幸人生,和他與摯愛杜亞莎之間的故事。嶄新的創作方式,替當時剛踏入創作卻找不太到方向的自己開啟新的視野。

談起與金旋獎的淵源,楊子平不好意思的說他在前年曾經擔任金旋參賽者的吉他伴奏,表現卻不盡理想,這也讓金旋獎在他心中種下種子。去年楊子平很欣賞的創作者,同時也是他台藝大的學弟——呂允,在金旋獎中奪得編曲獎,讓他決定給自己一個嘗試的機會。

享受每一次的發光  

我們問起在決賽舞台上的感覺與表現,楊子平坦承比賽當天的表現並非最理想的狀態,在表演準備開始前設備也有一些突發狀況,但他仍慶幸自己有把握到每一個能夠表現的機會,「我很開心我還是一個表演者,因為我本來就很喜歡表演、很喜歡站在舞台上的感覺。」。在狀況發生當下運用自己擅長的表演化險為夷,甚至與台上的工作人員即興演出了一段戲。楊子平也提到整個舞台不論是燈光設備或是氣氛讓他感到很舒服,在看其他參賽者演出的時候都很興奮,很開心能跟大家一起玩音樂、聽音樂。

卸下面具後的整裝再出發  

在脫去假髮,拿掉眼鏡,摘下葉柄夫的面具後,我們得以看見了楊子平現實中的樣貌

。發表得獎感言時,他一度哽咽,表示創作對他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訪問中更坦言,自己是一個比較沒有辦法堅持己見的人,因此每當創作完歌曲,分享給身邊的人聽時,很容易受到別人的建議和評價,進而影響自己對於作品的想法。在一次次反覆的打擊跟自我否定中,他逐漸失去對於創作的熱忱,甚至曾想過要停止創作。然而在第 39 屆金旋獎,他獲得了很大的鼓勵,也重新有了動力,能夠繼續在創作世界裡恣意揮灑。

聊到接下來的規劃,楊子平肯定的說將來會持續創作。而在〈葉柄夫〉之後,我們也期待在未來能夠看到更多面向的楊子平,於角色和自身的碰撞之中,製造出更多的火花。即使過程磕磕絆絆,仍用他獨有的幽默風趣與細膩心思,譜出讓人驚艷的作品。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