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盧 意

晚冬的微風拂過,星落雨點,房客們慵懶地坐在草坪上,隨著燈光搖曳,《國王的房間——黃玠講唱會》伴隨著輕柔的吉他聲揭開了序幕。黃玠面帶著笑容步向台前,以輕鬆的語氣和各個觀眾打招呼,講唱會過程笑語不斷,為這個寒冷的冬夜增添了幾分溫暖。

和音樂初次相遇

黃玠高中時因為擔任樂隊隊長,吹奏小號,那時便經常去公館的玫瑰唱片行走走逛逛,也買了很多古典專輯。而舅舅是輔大音樂系教授,當時送了他一把直笛,他也經常研究到底要如何吹奏。耳濡目染之下,黃玠高中時幾乎不太聽流行音樂。他說,古典音樂其實對他幫助很大,古典音樂的寫法是具有邏輯的,像是巴哈的賦格曲,至今已四百多年仍無人能超越。
轉眼上了大學,至中興大學就讀,那時的黃玠已經能嫻熟的吹奏古典直笛,吸引了吳志寧的注意。一日,黃玠、吳志寧與兩三個女性好友到中興湖旁聯誼,吳志寧開始彈吉他,演唱自己的創作曲,此舉讓黃玠眼前一亮,「原來創作並沒有這麼高的門檻!」原先認為創作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的他,開始嘗試將自己的生活點滴融入創作中。
國王的房間——黃玠講唱會

捕捉生活的碎片

第一自創曲〈存在〉是描述和女友分手的情景,〈海邊情歌〉譜寫高雄的夏日風情,為大眾喜愛的〈25歲〉是自己剛學會三指法的技巧運用,而廣為流傳的〈香格里拉〉則是在當兵站哨時的沉澱之作。黃玠坦言,當兵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寫作環境,當你身體被侷限,只剩思想是自由的時候,多了很多時間整理思緒。接著笑道,有時候一首歌受歡迎,會覺得十分神奇,創作時並未思考這麼多,那個當下只是想捕捉一些生活的碎片。
「人生最重要的不一定是解決問題,而是面對。」在講唱會過程中,黃玠聊到當年學運大多都播放吳志寧或是滅火器的歌曲,自嘲自己的創作也許過於頹廢,所以都沒有人要播。同時,他也與我們分享了自己的人生觀點,他說道:「年輕的時候,總想證明自己是對的、想阻止不對的人發出聲音;而現在覺得,每個人都有所不同,不應該一味的消滅它。解決方法應該是學著去包容不一樣的理念。」
國王的房間——黃玠講唱會

碰撞嶄新的火花

此外,黃玠也提及自己非常喜歡和不同的創作者合作,每次合作都能觀察到不同創作者做音樂的習慣,也能碰撞出嶄新的火花。當觀眾提問,若能和自己的偶像陳綺貞合作,會希望以什麼樣的方式進行?他則靦腆地說:「一是想要唱陳綺貞寫的歌詞,二是⋯⋯希望能夠和她情歌對唱,私奔到什麼球都可以。」面對偶像的興奮發言引得台下一陣哄笑,他則忙著解釋,自己絕對不敢牽陳綺貞的手,「我才不敢褻瀆女神!」,很期待能夠與自己的偶像再次合作的機會,並表示有偶像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去年於 Podcast 節目《感官一條通》中,黃玠透露正在籌備 Podcast,目前已經有了大致的方向,節目內容也許會和黃玠國的國民有關,也期許能在今年九月之前發行新專輯,找回創作的狀態,以新的作品和歌迷見面。對於未來想要報名政大金旋獎的參賽者,黃玠建議參賽者不要為了比賽而創作,要先讓自己喜歡自己的創作,再去想怎麼讓別人喜歡;也要對自己的作品有信心,才能一直不斷的堅持下去。
國王的房間——黃玠講唱會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