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范詠涵 圖 / 陳品蕙、吳珮婷

以多元曲風、充滿渲染力的舞台現場聞名,後站人於 2020 年末登上大團誕生 Legacy 舞台,2021 年初以〈下個早安 Watch Over You〉攻下 StreetVoice 熱門排行榜榜首。在疫情肆虐混亂之時,後站人如初生之犢在獨立音樂圈打出漂亮的一擊。然而在大學生的年輕外表下,其實後站人已是於樂壇走跳五年的樂團。

由比賽成長茁壯的桃園孩子

後站人的團員們大多為桃園高中熱音社的成員,談起成團緣由,團員們笑笑地說,當初只是為了參加 H.O.T. 原創音樂大賽而組成,「讓高中不要有遺憾。」意外地「成績不錯(冠軍),覺得可以繼續走,就一路玩下去。」回頭看看當年在比賽上留下的影像紀錄,青澀的後站人唱起第一首創作曲〈我 I am〉有模有樣,穩定而出色的音樂、充滿渲染力的舞台現場、增添驚喜感的小細節,從音樂編排到現場掌握度,都難以想像這只是高中學生參與比賽的演出。
由比賽起家,後站人也陸陸續續參與了各大音樂賽事,參加比賽對後站人來說,與其說是競爭,倒不如說是學習。問起豐富的參賽經驗,主唱大嘴說,「以我們的出發點而言,因為我們來自桃園,這地方沒有明確的獨立樂團文化、沒有前輩帶後輩告訴你要怎麼經營。」當地風氣就是只要寫了歌,就盡量參與比賽、增加曝光。「桃園是很有創作能量的地方,但大家那時候都只知道比賽,是上了大學到台北才比較知道獨立樂團怎麼經營。」
專訪後站人
鍵盤手塔森直接了當地說明音樂比賽的好處:「後續福利很多!」音樂創作比賽多由公關公司承辦,如 H.O.T. 連結到參與麥香畢業歌、鐵玫瑰則為跨年晚會、國外演出牽線。政大金旋獎則是大學以來夢寐以求的舞台,雖非獎金項的比賽,但因此收穫了大團誕生的演出機會,實屬難得。
貝斯手丘暘則由學習層面思考,音樂比賽讓人必須花費一整天在會場,因此會接觸到許多平常沒聽過的樂團或樂風。從比賽了解自己與他團的優缺點,其他樂團也許表演出眾、也許編曲迷人,學習之餘也有機會與其他團隊交流,「因為有時候沒有去比賽,只有表演或單純發行自己的音樂,不太容易交到音樂上的朋友。(交朋友)就可能像我們這樣,我們以前就是一起比賽,(我和其他人)以前是不同的團然後⋯⋯」「輸了太多次。」坐在一旁的塔森笑著吐槽。「打不贏他們,就加入他們!」丘暘笑著說。原來,對後站人而言,比賽更多的是收穫。

大熔爐般華麗的樂風陣容

後站人的樂風多元,第一首創作曲〈我 I am〉融合了年少的自由與驕傲,〈關於妳不在〉以藍調爵士奏出愛人離開後酒館裡的那杯小酌,登上金旋獎舞台的〈暈 Falling〉在舞曲的輕快中混合著情慾魅惑。影響大嘴的小虎隊、啟蒙鼓手阿潘的 Hot Red Chili Pepper(嗆辣紅椒合唱團)、吉他手小邱喜愛的 John Mayer、塔森接觸音樂的起點——古典魔力客,後站人的音樂融合了古典、藍調、搖滾、Disco、Funk、華語流行樂等,在獨立的母體中雜揉流行的元素,影響團員的音樂風格大相逕庭,後站人戲稱自己是「人格分裂的獨立樂團」。

談完樂風,多變的歌詞主題又是如何發想?後站人創作「過程很即興,用感覺去詮釋,融合剛剛大家提到的(曲風),還有當下被影響最深的東西。」大嘴如是說。塔森則加以說明,後站人的音樂大多先編曲再填詞,每位樂手會隨興加入自己認為合適、喜愛的元素,每首歌的主要填詞就交由大嘴負責,寫下日常所感與自身情緒。如甫釋出便登上街聲熱門排行榜的〈下個早安 Watch Over You〉,便以大嘴的遠距離戀愛故事為背景,訴說著分隔兩地、難以安定的心情。歌名中英互補,描述男孩子希望給予對方安全感,渴望能守護對方的心意,但目前的自己卻無法做到,所以許下承諾:「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在每個早上陪你起來。」樂曲與歌詞相互搭配,層層堆疊著寂寞,曲末濃烈情感一次併發,〈下個早安 Watch Over You〉有著後站人少見的迷人柔情與經典的高張情緒。
「太喜歡了,而且現場比這個還棒!」、「好扯現場好猛!!!」在後站人的 Demo 留言區,都可以看到粉絲們激動發言。除了曲曲風貌各異,強大的現場演出氣勢也是後站人的招牌。舞台擔當主唱大嘴表示,比起各式曲風,「舞台其實影響我最大。」麋先生主唱聖皓、Bruno Mars、黃宣 Yellow 都是大嘴憧憬的對象,三者的共通點便是對舞台極佳的掌握力,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使觀眾目不轉睛,讓大嘴深深感受到「舞台是自由的」。迷人又充滿活力的舞台是後站人一直以來的目標,而也已是粉絲心中後站人的獨到魅力。

少年們說音樂就是生活

「身體健康最重要!」由熱音社玩到走上大團誕生的舞台,身為桃園區高校熱音社的傳奇與偶像,這是後站人全員最想與學生音樂創作者說的話。至於面對參與比賽應有的心態,大嘴提醒,「比賽不是定義音樂價值的東西,我認識很多樂團都不是由此出來的。」塔森也表示,創作無論如何都有屬於自己的粉絲,不必依靠傳統方式發光發熱,「在新媒體世代都有被看見的機會。」丘暘接著說,會開始創作都起因於喜歡音樂,也許受到關注後會因此在意起粉絲的數量與想法,但千萬不要忘記當初做音樂的意義,重點是「不要忘記初衷,如果比不過就加入他們!」
即將踏入就業之途,對生活音樂如何平衡的提問,話不多的吉他手隆茂突然聳肩說了句:「音樂就是生活啊!」老派而浪漫的回答,使後站人的團員們各個會心一笑。即使這六個大男孩性格、喜愛曲風各異,對於音樂的熱忱卻同樣自年少時便絲毫未減,反而因為彼此相聚而碰撞出閃耀火花。未來後站人的團員都計畫投身音樂產業,即便將來無法以「樂團養樂團」的模式運作,也至少希望能夠「樂手養樂團」持續經營後站人。
採訪當天,後站人認真談論自己與創作之餘,也不時迸出有趣的搞笑發言,唯一不變的是談起音樂,他們靈動的眼神中閃爍著光芒。撕去比賽所留下的光鮮亮麗標籤,舞台之下,後站人其實就是六個熱愛音樂,樂在其中的大男孩,集結滿腔熱情,歌唱著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本次專訪特別感謝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於1996年成立,早年營運表演場館「新舞臺」締造企業與藝文結合的典範;近年延伸扶植藝文的觸角,帶動國內外藝文交流,讓藝術資源跨越城鄉、深入校園。中信文教基金會多年來力挺政大金旋獎,設立「中國信託人氣獎」提供圓夢獎金,扶植校園創作,更為獨立樂團搭建跨界舞台,在職棒球場、校園音樂賽事及全臺音樂祭開唱,至今已累積123場跨界舞台。
期盼每一位懷抱夢想的音樂人,走出第一步,堅持下一步!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