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金旋決賽 評審講評| 陳子鴻、陳惠婷、吳孟諺、ARNY 老師

第三十七屆政大金旋獎首次走出校外舉辦決賽,同時邀請到唱片製作人陳子鴻老師、樂團 Tizzy Bac 主唱暨鍵盤手陳惠婷老師、Frandé 法蘭黛樂團鼓手吳孟諺老師、編曲人 ARNY 老師及街聲 StreetVoice 音樂總監小樹老師作為評審,與我們一同見證參賽者在舞台上盡情揮灑才華的模樣,並分享對於本屆政大金旋獎決賽的感受和建議。

獨唱組——享受舞台才是最大贏家

「大家的水準都不錯、滿會唱的」惠婷老師統整了老師們的意見後,為今年的獨唱組選手總結評語。但她同時提到,參賽者們大多都過於緊張,無法自然地演出,因此建議演出時心態要適度轉換,「不要把這個當成一個比賽,就把它當成是一個表演的舞台,我覺得那可能會看到更多更精采的表現。」孟諺老師則希望大家能藉由比賽來享受自己站在舞台上的感覺,這樣才能維持對於音樂的喜愛,一直唱下去。

37 金旋決賽 獨唱組評審講評

重對唱組——人聲的本質 

今年有不少重對唱組別以 Acapella 的音樂形式演出,孟諺老師認為,僅管這個音樂表演方式有很多可以發揮創意的空間,還是希望大家能多琢磨樂器、樂理,以及音感等基本功。此外,老師更特別提到「和諧度」是重對唱組評分的關鍵,「要了解自己聲音的特色,以及自己團員聲音的特色,然後去達到最好的那個 Balance。」當多個 vocal 在頻率及音量都達到完美比例時,才能不致使聽覺失衡,達到水乳交融的和諧感。

此外,惠婷老師則是對參賽者音域的選擇有強烈的疑問,「為什麼大家的 key 都要定那麼高?」同時她也說明,好的表演必須回歸最自然的狀態,毋須特意追求高音,因為在不適合的音域,參賽者不但會縮減情緒的表達,也會對造成聽者強烈的壓迫感,並無助於音樂展現。

創作組——創作的初衷是傳遞訊息

如同子鴻老師在頒獎時所講評的,創作組最重要的是——「要人家聽得懂」以及「要讓人家記得住」,因為創作歌曲就是要在短短三分鐘內,讓聽眾感受到創作者欲傳達的訊息,且對流行音樂而言,傳唱度相當重要,若是刻意寫難懂的歌詞或艱澀的旋律,那便捨本逐末,更失去創作的意義。

談及創作組,ARNY 老師則認為樂手的表現有些差強人意, 苦笑著說:「音色有些我們真的是覺得『喔⋯⋯』,就是有點『怎麼會這樣子』」但他也解釋現在不管是軟硬體或是取得相關資訊都很方便,網路上也有不少教學影片,期望參賽樂手們對於樂器的掌握能有更精湛的發揮。

37 金旋決賽 創作組評審講評

創作的取材要回歸到音樂脈絡

訪問期間老師們也提到了對於多元取材運用在創作上的看法。孟諺老師真摯地說明,對於自己喜愛的曲風,除了學習樂器的使用以及氣氛的製造外,音樂背後的文化與它的歷史脈絡也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存在,並舉了比賽中常見的 R&B 或靈魂樂唱腔作為例子。老師進一步解釋,這類曲風的緣起其實是來自於教會歌曲,背後的故事其實是充滿悲苦的,也因此在音樂體現上有很多轉音,而不僅是表面上所呈現的即興轉音炫技,這些細節則正需要透過各種練習和掌握歷史文化脈絡才能有更深的了解。

在理解文化情境後,再與這個時代獨有的體驗做出連結,最後便能形成專屬這個世代的樂團或創造出上個世代的文化累積。孟諺老師最後也溫柔地鼓勵年輕創作者們:「要一直努力的去探索去創新,但是在這同時,能夠多了解各種曲風的文化脈絡,當作歷史故事來看都沒有關係,這條路才能走得又很開心又比較長久一點。這是一個過程,之後一定會愈來愈好。」

真實抒發 自由表達

在訪談的尾聲,幾位老師不約而同地提到了「真誠」的重要性。惠婷老師認為不少參賽者都有太強烈的拼貼感,無論詞曲創作或舞台演出,都讓評審們感到表象的東西似乎比內在的含義更強壯,只是空有花俏的演出,但本質上並沒有相對應的根基支撐。「舞台是非常殘酷的,它會把你10%的東西在舞台上就會放大變成 50% 左右。」惠婷老師也再次強調必須誠實面對舞台,否則一切的虛假都會如實呈現在觀眾面前。

ARNY 老師也對此深有同感,他表示看到不少參賽者在演出時有「出神」的狀況。「如果你的中心思想夠強,緊張這個東西他是不會動到你的中心啊,你頂多只是行為上,可是你的專注力是不會因為緊張被影響。」同時老師也分享自身經歷,「在創作上面其實出發點一定都超直觀的,我們不會想太多的事情」譬如在感受到悲傷這種情緒後,先去蕪存菁的留下最簡單的那個悲傷,並以此為本開始發展,之後所有長出來的感受回過頭看會與最初的感受連成一氣,如此的創作才有它的「核心思想」,聽眾也才能理解創作想要表達的感受與訊息。

「簡單的東西其實力量會最大」孟諺老師解釋,創作其實只是在複製那些深刻的聆聽體驗,「譬如說我好喜歡一首歌,是因為這首歌曾經帶給我一個多深刻地聆聽體驗,所以我把這種情感給記得,然後把它給『內化』的這個過程,所以到最後其實我會吸收它,然後長出我自己的東西。」老師最後也不忘提醒創作者們——一首歌呈現的內容無需過多,好聽的歌曲不斷重複仍然會好聽。若能透過比賽重新審視自己的創作,那麼即便現在沒有獲得獎項的肯定,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孟諺老師最後也再次鼓勵參賽者們,「比賽這東西本來就是一個,他本來就沒有辦法真正的分高低,每一個人的創作都是無價的,但是每個人要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創作這樣子,這就是好事情!」

37 金旋決賽 評審講評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