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留聲機OrangePhonograph〈杜甫〉

我們都可能面臨現實的壓迫,找不到兼顧理想的平衡點,如同杜甫生不逢時。
獲得第 37 屆政大金旋獎創作組創作大賞的肯定,橘子留聲機以快節奏的曲風,主唱李翊榕渾厚低沉的女嗓音詮釋人生遭逢的不如意,在情緒低迷時一同經歷。先聽聽這首歌,聽完之後,就算往前是不確定的世界,也會知道該怎麼做了。

倒車入庫 〈昨夜墨西哥僵局〉

倒車入庫的音樂以直白的名字呈現出北美最經典的車庫搖滾的精神。為了音樂熱血衝刺的年輕靈魂,用衝撞的旋律及迷幻的歌聲表達他們在都市叢林中的情緒與感受。
〈昨夜墨西哥僵局〉則用歌迷熟悉的頹靡感,外加迷幻搖滾的色彩,呈現出現代冷漠社會中表面習慣孤獨,卻又不甘寂寞的矛盾心理。在歌詞中迂迴的對答場景更表達出內心其實渴望和人有所交流,卻又習慣防衛自己的僵局,令人不禁反思社會上的情感交流模式。

康士坦的變化球 〈美好的事可不可以發生在我身上〉

康士坦的變化球以〈擱淺的人〉一曲深受歡迎,2020 年底睽違四年推出全新專輯《更迭》,有別於上一張專輯《擱淺的人》多數收錄的曲目為純樂器演奏,這次的專輯裡八成以上的歌曲有歌詞,曲風與上一張專輯類似,同樣以後搖為基底,其中以全員主唱為本張專輯的特色。
「我們半推半就的人生怎麼過啊怎麼過啊」
看似平順的人生,是你真正想要的嗎?平淡如水的愛情,是你真正渴望的嗎?做到了別人也想做的事,是你真正期待的嗎?我們都曾在生活裡越過越迷惘,找不著自己真正想走的路,想過的人生,就這樣半推半就著活著。
這首歌唱出人們心中的焦慮,主歌以無過度起伏的情緒呢喃著那些看似平順的人生,越到歌曲的後面情緒堆疊到最高,全員一起唱出內心的焦躁不安。
「迷惘的靈魂啊安靜地運轉吧忍耐的靈魂啊安靜地運轉吧」

OBSESS 〈I can’t〉

我們都披著現實的外衣,在社會規範下像提線木偶般生活,眼看著自己一片一片的崩解直至散落一地,卻悲觀地認為自己無法獲得救贖。
“I can’t be free/just like we can’t change/save me save me”
副歌大段的嘶吼,既是對無法改變現狀的憤怒,也是面對極夜的恐懼時,乞求世界能聽到的困獸般的低鳴。停不下來,儘管有人阻止,細胞仍在叫囂著向陽光跑去,彷彿終點有光便能驅散黑暗。
這首歌不會為躁動不安、厭倦悲傷的靈魂帶來平靜,卻能在每個深夜給予共鳴與理解。

霓虹愛神 〈台北迷走〉

霓虹閃爍,夜色慌亂,那是台北的街頭,永遠的不夜城。
搖晃漫步,卻讓人懷疑此刻的快樂是否比台北的夜晚短暫。
將現代迷幻混合復古曲風是霓虹愛神對於音樂風格的詮釋之一,〈台北迷走〉更加入輕柔的台語元素。我們都曾在偌大的城市找不到去向,迷醉在都會男女情愛中,那不妨就這樣漫無目的地遊走吧!
明天的我們,又會在什麼地方?台北的夜還長。

胡凱兒 〈菸癮〉

胡凱兒樂團,在聽到這個團名時,是否讓你有種錯覺,以為胡凱兒是個歌手,而非樂團。該團成立於 2016 年,其作品忠實於記錄他們此刻的生活,以音樂唱出與這個時代相似的人們的心聲,風格以抒情、民謠、流行為基礎。〈菸癮〉的正式版本收錄於胡凱兒《Who Cares》首張創作 EP。
總是戒不掉的癮,戒不掉的壞習慣,偶爾令人內心隱隱作痛,提醒著那些還不曾染上這些癮的美好日子。而那些日子已經過去了,丟掉了的不只是過去的單純,還有涉世未深的愚蠢。長大了,卻也染上了一些難以戒掉的隱,而你也知道,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MAFANA 〈笑我吧〉

MAFANA(馬發拿)融合了漢人、阿美族與排灣族的力量,他們用熱血直接的音樂融合原住民傳統歌唱方式「齊唱」的特色,抒發了團員們在日常積累已久的情緒,做出獨一無二的原民音樂。
〈笑我吧〉用直接的情緒和渾厚純粹的嗓音,抒發團員們在得獎後發現自己仍不符合自身期望的悲傷與痛苦,自嘲式的歌詞呈現出了內心極大的不甘與憤怒,也提醒自己不要自滿、放棄。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