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屆政大金旋獎創作組入圍的九組參賽者,在六月三號這天各自帶著他們與眾不同的音樂與創作,來到這個舞台唱出他們的夢想和故事。
 
第一組參賽者史斯宇就讓台下觀眾紛紛笑出聲來,戴著用衛生紙做成的花圈與頭圈,他在舞台上搖擺著身子,「許多情緒和動力就像衛生紙一樣, 小小的,但累積起來可以有很多力量」。史斯宇說道日常生活中的事物是他創作的靈感來源,他覺得當我們換個角度看平凡,便會有不同的體悟。〈衛生紙〉這首歌把他的情緒比喻成每天都會使用且被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衛生紙,「抽著一張一張一張又一張直到突然用完了 」這句歌詞象徵他平時前進的動力有天突然被消耗殆盡,輕快的曲子搭配史斯宇溫柔的嗓音,一句句唱著衛生紙的獨特意涵。在最後一次副歌時,主唱在舞台上撒起像花一般的紙屑,「想用這個表演帶給大家開心的感覺,但我們好像把舞台用的很亂」主唱史斯宇和吉他手葉世康笑著說。

下一組參賽者拿著一把吉他與大提琴手一同走上了台。黃宇寒,創作著台灣歌壇少見的客語歌曲,「用母語創作可以將傳統與現代做結合」她炯炯有神的目光中透露出對創作的期許。〈給自己〉是某個夜晚,對音樂徬徨時想起家人而誕生的作品,因為覺得大提琴是很溫暖的樂器,所以便將這樣的元素加入歌曲的編制中,想增添更多鼓勵的味道。黃宇寒以前認為音樂是表達心情的管道,現在則覺得是日常生活,常常伴隨在我們周圍。說起創作客語歌時的困境,她提到客語的字彙量與中文是有斷層的,因此更需要花時間鑽研和琢磨。「希望未來能創作出激盪客家圈的新音樂風格!」她微笑且自信地說。
Theseus 忒修斯主唱在演出一開頭就拿起大聲公,歌聲透過這樣獨特的元素再傳進麥克風中,讓整首歌在起頭時就充滿迷幻的氛圍。有別於大家的想像,團名忒修斯並非希臘英雄,它其實是一艘船的名字,同時也是一個悖論,今天建造一艘船,而在航行的過程中不斷更換木頭,直到有一天木頭都被換光了,那那艘船是否還是同一艘船呢?從團名開始,他們就帶給大家無限的思考與想像。「當我們談論緣分,深淺而吸引、遠離,宛若星體的匯聚與運行,本身就是情感傳遞的行動。遠方的汽笛,也許成為我們人煙罕至的邊角,最最溫熱的關心。或許我不能成為天空最閃耀的銀河,我們的時間成為彗星燃盡劃破的空白,與在餘燼間旺盛的隕石,擦身而過。」這是這首〈掃帚星 Comet〉所要傳遞的想法。團員們各自對未來都抱有無限想像,有人想創造劇場氛圍的音樂,有人想用那卡西到各處表演。「音樂是一半文字創作一半音樂創作」忒修斯用歌寫海、用海寫故事。
趙雅石抱著一把吉他坐在舞台中央的椅子上,燈光打在了她的臉上,「這個火對我來說是一個夢想,也許這個火是遙不可及,或是不被所有人認同,還是想去努力撲火一次」,趙雅石創作的這首〈舞火〉靈感非常特別,一開始她認為吉他社與火舞社是很不一樣的世界,而在一次吉他社與火舞社的合作經驗後,她發現其實兩者的目標是一致的,都為了完成夢想付出很多努力。她在思考時會不自覺地歪著頭「我覺得火在夜晚是孤獨的,但仍有星星月亮陪伴,就好比音樂這條路,還是有很多對手陪伴自己。」在某次為特教班孩子創作歌曲後,她突然發現可以透過音樂傳達出她想說的話,原先只是在社團裡的亂彈亂唱,後來漸漸集合起來變成完整的曲子。目前正在實習成為特教老師的她,希望未來可以在音樂與教育中找到平衡。
來自成功大學的男孩們走了上台,燈光照在吉他上,開啟了迷幻的音樂旅程。羣青的〈Name of Love〉想回到音樂說故事那樣最原始的狀態,這樣有顯著段落差異的表現手法,是想跳脫出歌曲總是主副歌交替的框架,「我們試圖讓音樂作為一種洗滌,當音樂的旅程結束,聽者能夠像是大夢初醒一般,擁有沉靜清澈的思緒」。羣青是由四位男孩組成的樂團,談到對未來風格的想像,他們說想繼續以電子迷幻作為基底持續創作下去,嘗試與搖滾融合,創造出前衛之感。他們追求突破性的音樂型態,試圖以自己的聲音朝未知的領域勇敢走去。
陳侑彤用〈眼淚的獨白〉傳遞的滿溢的溫柔,試圖用歌曲告訴大家,想哭的時候就讓眼淚盡情掉落,她將眼淚當作第一人稱,如同這句歌詞「別怕我匯流成河,即便我匯流成河,那也是最美麗的風景」,她說:「希望有人在聽到這首歌的時後能得到一些安慰」。談到獨自個人創作表演,陳侑彤認為對編曲有想法並在吉他的用運用上取得平衡是十分重要的事。而做音樂是她真正能做自己的時候,透過音樂抒發情緒,用簡單的幾個和弦編織出一首歌曲。
〈天醉〉的歌詞相當有新意,主歌充滿中國古風的意境,副歌則融入了西洋神話的元素,這樣的想像是從小說中取得靈感的,想跳脫簡單的詞句進入一個他人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境界裡。進入決賽後,他們各自梳理自己的東西,並培養默契,帶給觀眾全新的聽覺享受。
接著上台的是暖冬花,主唱孟啟融有著與眾不同的唱腔,一開口就讓所有人驚艷。「是這世界不夠溫柔,卻只想改變我」〈繁星花〉中的歌詞描述這首歌的理念一個很愛的人,卻不能接受你活著的本質,想把你變成符合社會規範的樣子。歌中描述的,被逼迫改變自己的人就是花語為團結的繁星花,他在過程中找到的答案,希望世界可以團結,看見每個人的本質。暖冬花這個團名有著孤獨的感覺,猶如「冬花」是在錯誤的時機盛開,但更深層的意涵為花在孤獨的冬天綻放帶來溫暖、不屈於逆境。五位團員都有著鮮明的個性,各自有著自己喜愛的風格。「像跟五個人談戀愛一樣」他們巧妙用愛情比喻道,因此在創作的過中偶有摩擦,對歌曲要塑造的樣子常沒有共識,所以他們也強調,溝通並把想講的話都講出來是很重要的。談到對暖冬花的期許,他們說:「長期的話,不管暖冬花會不會結束,至少在結束之前都要開心。」
來到今天最後一組的參賽者表演,簡小豪用低沉渾厚的嗓音唱出愛情中的心酸,談及用台語創作的契機,他回道:因為想寫一首歌給阿嬤,而台語的音韻相較中文更多、更加優美也有許多創作的空間。〈沃雨个人〉這首歌描寫男女間的情愛糾葛與被拋棄時的心境,也想表達愛情是自然而然發生的,即便是第三者或奪愛者,都不見得全然是壞人。而音樂對簡小豪是很開心、可以調劑身心的,並且讓自己專注於當下。談到最想呈現給觀眾什麼,「單純想讓他們聽歌吧!」簡小豪的回答很純粹,卻也很真實「希望大家可以被渲染,能一起搖擺」。
隨著創作組的比賽步入尾聲,台下的觀眾不減反增,全為了今天的壓軸樂團拍謝少年,他們熱情的音樂〈契囝〉、〈輸贏囥一邊〉、〈兄弟沒夢不應該〉 點燃了整個會場,由吉他手維尼、貝斯手薑薑與鼓手宗翰組成的台灣土產搖滾樂隊,歌曲善於用最原始且真性情的方式唱出這個社會的樣貌,投注了對台灣這片土地的關懷。
創作是許多作詞作曲人說故事的方式,用單純觸動人心的音符跳動與堆疊的文字故事交織而成,帶出聽者自身的想像、故事和情緒。沒有邊界的無限遼闊與自由,即是音樂創作的本質。第 35 屆政大金旋獎期許無論是任何風格的音樂,只要是用心創作出的聲音,每一雙耳朵都能被深深吸引,而這一切都從金旋獎的決賽舞台出發,找到不同音樂的「歪有引力」!

 

撰稿:許綺珊
影: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