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嘉文

線上訪問即將開始,此次與談音樂人來自四方,包含樂團 Robot Swing 四位成員、兩位合作主唱洪佩瑜陳以恆,以及福祿壽音樂製作的陳君豪、韓立康老師。
眾人陸續上線,這時惟農拿起吉他:「等他們來的時候我們來玩猜歌遊戲好了!」
踮起腳尖愛的前奏從一端流瀉出來,彈到一半惟農開始挑照片設為 Google Meet 視訊背景圖,其他人開玩笑:「可以把他 mute 掉嗎?」
等待的時間配著琴音大家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鍵盤手昭元以輕鬆熟悉的口吻說道:「我剛剛在看新世紀福音戰士。」
終於眾音樂人到齊,訪問開始。

福祿壽音樂製作上線

韓立康老師與我們分享福祿壽音樂成立初衷,「我們…(笑)老實說當初 2020 年初要創福祿壽音樂,是我們三個好朋友想找些事做……」 福祿壽音樂是給自己的測試,要做音樂以外的事,包含行政、規劃活動、開會不要睡過頭,至於實際要做什麼也還在摸索;不過體認到埋首在音樂好多年,好像忘記跟外界聯絡,因此創立主軸就是想了解外界想要的是什麼,找個機會多和大學生接觸,了解他們喜歡的音樂,同時從大學中尋找優秀的年輕音樂人。
立康老師網路斷線時,陳君豪老師接替補充:「我們一直有在關注金旋,之前擔任評審的時候,覺得學生音樂水準越來越好,例如去年看到 Robot Swing 的表演。」除了表演學生的素質、工作團隊和比賽規模的專業度也打亮政大金旋獎的知名度,「金旋像一個流行音樂產業的溫床」,因此也毫無懸念地成為老師們與校園接軌的首選。
說到福祿壽現在在做的事,立康老師笑道:「講好聽傳承,講難聽就是找幫我們工作的人啦。」君豪老師提及,福祿壽音樂期望成為學生進入音樂產業的敲門磚,使其了解產業背後的運作模式,例如近幾年興起的 programmer,實際上也是音樂人,不過工作性質更音樂性,若要把音樂當成工作,不可避免地得思考如何兼顧商業營運與藝術本質,「至少你要可以靠音樂養活自己」。
詢問製作人去年將福祿壽星獎頒給 Robot Swing 時相中的最大優勢,老師們坦言:「商業考量應該是比較官腔,就只是喜歡而已。」「不過 Robot Swing 的樂手很強,製作起來也比較省時間啦。」立康老師笑著補充。曾在金旋的舞台上見證了 Robot Swing 團員「人琴合一」、職業級能量的展現,不可否認地也是 Robot Swing 獲得青睞的關鍵。
回想得獎當下的心情,昭元表示是喜出望外:「原本以為會得獎的應該是新潮一點的 EDM 曲風,Robot Swing 曲風比較老派,能拿獎真的喜出望外,也安慰了沒有拿到大賞的心情。」
立康老師接話:「聽昭元講很感動欸,昭元覺得自己很老派不會選他們,但他沒發現我們更老派!昨天跟他聊天發現他在玩 20 年前的 RPG 遊戲,真的是很老靈魂……」
 [AI敢會愛_] 單曲封面

〈AI敢會愛?〉單曲封面

作一首風格兼容並蓄的合作單曲

「Robot Swing有點太強,他們無論在哪都可以玩很爽,有樂器他們都 OK,但一首歌的靈魂是在 vocal 沒錯。」立康老師如是說,因此這次多方的合作單曲在製作安排上特別考量兩位歌手的狀況,例如確保歌手有充裕的時間準備和修改旋律。
Robot Swing 是無主唱編制的純樂團,在曲中會安排較長的樂器獨奏時間,展現扎實的樂聲,這次邀請合作的歌手陳以恆和洪佩瑜也各有特色,因此製作這首歌的挑戰,便是揉合三方音樂人的特色、使彼此相得益彰,達到樂器與人聲賓主盡歡。

錄音畫面

〈AI敢會愛?〉曲子尾奏是 1 分多鐘飽滿的吉他 solo 編曲,體現君豪老師所說、扎實的樂聲編制特色。帶著顆粒感的聲音持續摩擦,空氣中也瀰漫著濃烈危險的物質,吉他手惟農表示,這段編曲便是演繹主角沉浸在愛戀裡的濃郁情感。

「It could be in any shape you want it.」

說到單曲人物設定,可能跟團名的「Robot」也有點關係,在確定合作之後,大家坐在客廳開始討論,「過程中很像是做報告,一切就是見機行事,充滿趣味」君豪老師分享道,於是角色的輪廓逐漸形成;昭元笑稱人多一起做歌時有時走偏,但只要有人擔任成熟的角色就可以再把大家拉回來。
「佩瑜都很勉強地答應」
「陳君豪就是很幼稚,剛認識他的人都不知道他很幼稚。」
「欸你們從什麼時候開始分辨他(君豪)開玩笑跟認真?」
說著說著便成為爆料大會,就像是此刻大家又坐在客廳開會。
佩瑜笑道:「一開始我以為我是機器人,跟以恆寫歌詞的時候才發現我們想的是相反的。」機器人的設定反映在音樂性的編制和主唱音色的處理上,但角色的輪廓並不影響各音樂人的詮釋,在音樂裡有寬廣的發揮空間、容納了種種想像。無論是機器人或人類之間,回到愛情的初衷,談的依然是兩個個體關係的建立,如同人類不溝通也不能瞭解對方的想法。對以恆來說他並不限於機器人男友的角色定位,放入了真心、它就和一般的情愛故事無差別。

錄音室畫面

曲中還有段值得玩味的台語口白,是女友擔心機器人男友充電過程不順、待會沒法用的碎言自語。在配唱時立康老師發想出這個點子,有部分可能也是從玩笑開始,「我其實不會台語,完全是音樂性的考量。」
以恆回憶起當下在思考間奏結束後中間要加點什麼,就在錄音室寫好三個劇本給佩瑜發揮,過程小小的笑場不過很有效率地錄好三個劇本,佩瑜接道:「錄完出來的時候他們就說可以喔可以喔!(大力點頭)就決定要用了。」
三個口白最後由大家票選出最喜歡的,問及另外兩個遺珠口白是否會收錄在專輯裡,獲得了有趣的提議:「可以辦募資!金額到標就可以解鎖聽到。」

 

一「錄」以來的收穫

佩瑜分享道,雖然平時是會講台語的人,但把想表達的事情用台語寫出來還是很新鮮的嘗試,所以寫完詞之後會和以恆討論是否合理、可以成立,最後大家也覺得可行就如此定案。「把看見的東西寫下來了很有成就感,之後我是在家歡呼拉炮,有完成任務的感覺。」

珮瑜錄音畫面

這次單曲的配唱以恆全部用台語完成,分享進錄音室多少有點緊張,「但開始講台語好像就有鎖被解開了。」
平時習於將器樂音色做好做滿的 Robot Swing,這次因為要跟兩位歌手合作「努力去練習留白」,例如哪裡樂器要收一點、哪裡要多出來跟主唱對話,雖然也有經歷一段撞牆期,不過「聽到以恆說很好寫很好唱,還有互相討論哪裡可以全都一起瘋、一起炸掉,就很開心,小小成就感。」昭元說道。
鼓手聿民也分享了錄音過程的有趣經驗,因為錄音順序是先有工作帶、錄完樂器,才再加上口白跟 rap,錄鼓當下很多都是自行想像,因此也很感謝君豪老師當時提供了很多建議。
正式錄音時在大鼓外面多疊一顆大鼓的錄音法
正式錄音時在大鼓外面多疊一顆大鼓的錄音法
為了分享錄製單曲的收穫,惟農再度使用 Google Meet 視訊背景切換功能,向我們展示錄音時君豪老師帶來的效果器,一邊搭配手勢說明。
「你這樣好像氣象播報員喔。」昭元精闢指出。
惟農拿著君豪老師的效果器
惟農拿著君豪老師的效果器
這首單曲與黃文萱老師以往混音的曲風大不相同,比較 dark,因此在混音也有新的突破和進步。立康老師直率表示:「發起這個 project 也是我們沒事找事,老師們平時價碼都很高的,不過發行是我們自己跟 Robot Swing 談的,所以可以有更多自己的意見,我們從中也得到很多樂趣。」
一起寫歌時,福祿壽三位製作人在看大家Jam,像看兒女才藝表演成果發表
一起寫歌時,福祿壽三位製作人在看大家 Jam,像看兒女才藝表演成果發表
製作過程中老師們做了很多實驗性的嘗試,立康老師感性道:「謝謝 Robot Swing 讓我們這般玩弄,也謝謝金旋。」完成首屆福祿壽星獎的發行單曲,立康老師坦言「真的很累很忙」,因此今年無暇與政大金旋獎合辦福祿壽星獎,「但是是一個每年會考慮的事情。」
訪問尾聲,昭元調皮追問:「立康老師什麼時候要合作我再回去比? 」換來立康老師一句毫不猶豫:「太無恥了!」
RobotSwing_串流平台封面
RobotSwing_串流平台封面
首屆福祿壽星獎的發行單曲——〈AI敢會愛?〉,在愉快有趣的錄製過程中產出,音樂宅男 Robot Swing 獲得業界金曲製作的後援,加上四位樂手的「Fifth Harmony」——陳以恆,友情客串 AI 男友,聽過鮮明的台英語 R&B 與 Neo Soul 混搭搖滾元素,平時再挑剔的耳朵都臣服;經由韓立康老師牽線,由洪佩瑜獻聲扮演女主角,無論輕吟哼唱,皆輕鬆地勾劃出曲子迷人的氣味曲線。
目前單曲已在各大數位串流平台上架,這場 AI 戀愛故事可能作為一個啟發,後續劇情「有可能發展成戀愛三部曲」值得關注;Robot Swing 表示,雖然今年預計發行的專輯主題還沒討論完,但下一張已經有主題,而且歌已經寫完,「大家可以期待,不是這一張喔,是下一張。」昭元撥了撥瀏海說道。年底的專輯目前還在加工製造,如同戀愛機器人仍在打樣當中,不過對爛漫故事或老派曲風著迷的你,他肯定會是 any shape you want it。

為生活添加一點點浪漫

忙完單曲後福祿壽現階段的規劃應是扮演音樂選物店的角色,打算在自己的店面陳列精心挑選、店長私心喜愛的選品,期望擺出來的商品是很光榮又好聽的,同時展現音樂品味;有時也可推出聯名款,一同參與商品製作,如近期上架的〈AI敢會愛?〉,希望未來逐漸發展出自家特色,待風格確定後也可以推出自家的商品、artist 等等。
〈AI敢會愛?〉維持 Robot Swing 一貫的有機作曲風格和實驗性的音樂表達形式,以 6 分鐘的作品述說關於新科技下發展的愛戀故事,外層的骨架看似是前衛的想法,內裡的裝潢依舊是老派的靈魂,如果你也剛好被觸動了,嘿,「這款ㄟ愛情,獻給同樣老派的你。」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