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梁姿宇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步步都是掙扎/在生死間擺盪/生命本該如此/伴隨著豪情壯志」廢埕樂團主唱朱宸嘶吼、破裂的嗓音像一支箭,一下子劃破了微涼的天氣,「噌 ——」地點燃了華山。一眼望向舞台前的大草皮,可以看見台下人們不斷向前靠攏,隨著音樂點頭、搖擺身體。這就是廢埕樂團的魅力,擁有用現場一決勝負的底氣,以及讓每個觀眾不自覺將身心投入這場狂歡的吸引力。

38 金旋音樂節 廢埕樂團

「大家好,我們是廢埕樂團!」簡單的問候後,團員們相視一笑,隨即開始了一系列精彩的演出。厚重的鼓聲搭配強烈的節奏,為〈奔跑的樹〉及〈故事〉拉開了序幕,隨著樂器與人聲的層層堆疊,逐漸將觀眾的情緒推向高潮。吉他手阿升的 solo 像導火線徹底引爆現場,激昂的旋律不斷自指尖傾瀉而出,游刃有餘的姿態引得台下尖叫聲不斷,最後在衝擊耳膜的餘韻尚未散盡時,廢埕樂團以再次問候作為這兩首歌的結束。
38 金旋音樂節 廢埕樂團
在台上,廢埕樂團跟觀眾像朋友般輕鬆地聊天,想起參加第 32 屆政大金旋獎的光景,朱宸感歎道:「距離第一次參加金旋獎已經過了 6 年,這期間成員也做了新的編制。」廢埕樂團曾在 2018 到 2019 年短暫休團,期間成員阿升、詠晴、雅妮陸續加入,因為彼此的背景不同,歌曲編制的風格也更多元。像阿升的彈奏風格偏爵士,團員笑說:「他一直在 Laid back!一開始加入的時候,永遠彈在拍子後面。」另外,樂團和聲雅妮及詠晴,則為廢埕樂團原先風格強烈的樂曲,增加了輕柔卻又充滿力量的女聲,豐富了歌曲的層次。廢埕樂團在這幾年嘗試了很多歌曲的編制方法,最新 EP《白色烏鴉》尤其能看見廢埕樂團在曲風上的多變及可塑性。
這次演出,廢埕樂團所演奏的歌曲,許多以具象化事物作為歌名,這也是廢埕樂團一貫的風格 —— 用實物作為主角,並衍伸新的意象,例如〈籠中鳥〉、〈醉漢〉、〈奔跑的樹〉等。朱宸也大方分享他在歌詞創作上的邏輯,「我們的歌通常是先有詞才有曲的,所以我的作法通常是先寫好一段詞,再加一個主角進去。我比較傾向後面才放主角,但通常是相輔相成。」這些作品從第一人稱視角出發,讓歌詞以更立體、有趣的角度切入,賦予物體全新意義,也增加了觀眾對歌曲的想像。 
日落時分,迎來的是廢埕樂團與溫室雜草的共演組合,兩團風格看似迥異,卻意外產生相當特別的化學反應。改編後的〈寄生蟲〉,在清新溫雅與爆炸搖滾的驟變間來回轉換,觀眾也搭起肩甩頭,享受風格交融的瞬間;〈在這個年代我們不浪漫〉驚喜的改編,讓現場氣氛再次達到最高點,這時的貝斯手藍藍已是披頭散髮,閉上眼縱情彈奏。歌曲中間旋律驟停,插入 Nokia 鈴聲的小巧思,讓樂手跟觀眾都一起笑了,最後副歌全場大聲齊唱「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讓所有人都暫時拋卻煩惱,只有踏在這片草地上搖晃的暈眩,以及放聲歌唱的此刻才是真實。 
38 金旋音樂節 廢埕樂團
與主題後春分特調呼應,這次廢埕樂團與溫室雜草的共演,是一杯由觀眾與樂手共同投入完成的飲品。提到與溫室雜草的合作,廢埕樂團調侃:「他們的歌傳唱度很高,所以一唱觀眾就很嗨。」熟悉的口吻驗證了兩個樂團間的好交情,或許是彼此的熟悉與默契,讓這杯特調的調味各自精彩,融合後又是滑順的好滋味。 
談及專心做音樂與生計的取捨,廢埕樂團並不覺得光是理想與熱情就能讓他們走下去,現實的考量同樣重要。至於為何能堅持到現在,鼓手文益立馬說:「因為朱宸有錢!」團員更開玩笑說自己是「重金主」樂團。回想廢埕樂團休團期間,朱宸退伍後即創業去了,等到收入穩定後,才有餘裕繼續做 EP。其餘團員也都很「認命」,在玩樂團的同時兼顧工作,藍藍更是將熬夜變成日常。雖然為自己熱愛的事努力很好,但詠晴總結:「先活著比較重要!」 
38 金旋音樂節 廢埕樂團
對於廢埕樂團未來的安排與規劃,他們表示,雖然表演很有趣,但比較像是已反覆做過的事,因此未來還是希望以出專輯為重心。朱宸提到:「《白色烏鴉》比較像是現在這個陣容的一個嘗試,因為後來編制變了之後,寫歌邏輯也差蠻多的,所以只先出了一張。」由於需要同時兼顧工作與音樂,廢埕樂團甚至沒時間舉辦《白色烏鴉》的專場,朱宸接著表示:「所以我們現在傾向很努力地接觸各種活動,還是希望表演可以多一點啦!」期待廢埕樂團在新的編制下產生更多火花,未來的專輯也能夠以更新、更多元的面貌與大家見面。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