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櫻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微風吹著,這個夜晚的華山大草原相比前幾天實在有點冷,就像荷爾蒙少年說的,「台北 sucks!」不過也因為荷爾蒙少年的音樂,人們一起叫喊、一起跳著,心也跟著溫暖了起來。於是,不管是與無菌室的共演,又或是專屬少年們的舞台,都不斷散發著令人沉醉的荷爾蒙。

38 金旋音樂節 荷爾蒙少年

說好的過份性感與寄生上流 

  荷爾蒙少年與無菌室在花絮中,就以「過分性感」與「寄生上流」形容這次共演。以〈橙夜〉和〈陪著我淋雨〉作為共演曲目,舞台上主唱詠安和無菌室主唱細菌可愛的互動,可見兩人的好感情,共同帶來迷倒觀眾的性感演出。

詠安:「上次跟他們在台中練團的時候就覺得,他們其實是一個非常爵士魂的樂團。」

浩鈞:「就學院派啊!」

詠安:「非常的學院派!就是跟他們練團我很像國小生。」

  問起與無菌室的合作,荷爾蒙少年表示,練團時覺得自己很像幼稚園樂團,但也覺得蠻酷,好險最後有找到溝通的方式,讓他們也可以加入爵士樂隊的洪流裡。

後春分特調要喝什麼,調酒最喜歡《黑色台北》

  天色漸漸變暗,細雨慢慢飄落,觀眾的熱情卻依舊不減,後春分特調是百威又或是海尼根,搭配觀眾的歡呼聲,第一口酒,荷爾蒙少年用〈紅色的人〉作為開場。強烈鼓聲一下,「快點/快點/再快一點」,被生活催促的人們,跟著荷爾蒙的音樂上下跳動,浩鈞的貝斯越發急促,詠安壓低身體帥氣刷琴,台下的氣氛也隨之被點燃。
  接著曲風轉變成俏皮輕快,像是水果酒的〈貳拾〉,生命太難懂,於是大家一起跳舞,現場瀰漫著快樂的氛圍。而下一首〈黑甜鄉〉,迷幻的旋律唱出對未來的惶恐,在黑暗中荷爾蒙少年伸出手,他們說不要害怕,讓人們重拾了繼續向前的力量,台下觀眾聽得如癡如醉,最後跟著大喊「還我/嚮往的自由」。
38 金旋音樂節 荷爾蒙少年
  浩鈞在訪談中分享,會玩 Bass 是因為日本樂團 ONE OK ROCK ,他也推薦了一些喜歡的日搖樂團,像是 ZUTOMAYO 和 YOASOBI 等等。而詠安最近在聽郭富城《對你愛不完》這張專輯,他說那個時代的 disco 風格和浮誇的呈現方式很酷,浩鈞也同意,「我覺得他很潮ㄟ」。他們也說正在嘗試寫出這樣的曲風。很期待未來荷爾蒙少年能帶起一陣復古搖滾流行。
  而在《黑色台北》專輯中,編曲上大幅提升了合成器的比例。詠安透露,是因為他很喜歡七零、八零年代那種超級大的 Synth-Pop ,所以想加在自己的音樂裡,也因為編制是搖滾樂團,就融合變成了荷爾蒙少年的形狀。浩鈞說,「我們最愛用就是 Bell 啊~鈴聲啊~」

〈 4:00 a.m.〉陪伴你度過無數個凌晨,那荷爾蒙的夜晚呢

  熟悉的旋律一下,觀眾都笑了,「幹嘛啦!」詠安笑說。
  大概全世界都會唱這首歌了,不用介紹歌名,觀眾從頭就開始跟著大聲唱,副歌更直接交給台下的大家。「我明白/你的世界裡太多色彩/容不下我的存在」,現場氣氛來到最高點,家全場都跟著音樂跳起來,甚至擠到舞台前。間奏時,詠安要華山大草原給他聲音,最後一次副歌,觀眾於是卯起來瘋了似地唱,凌晨四點。
  同時要兼顧大學課業與表演,荷爾蒙少年怎麼平衡生活?「我也是平衡到要死掉了!」詠安笑說。他用梗圖來比喻他的時間分配,「可能大學生活有這個工作、課業、愛情、睡眠,啊我就是可能把這個(睡眠)幹到一個超級小」,表演的前一天六點睡的他說,這就是平衡。而浩鈞因為表演的前一個禮拜出了車禍,都睡不好,他也表示,平常有時候突然想要研究什麼,就會不睡覺弄到早上。詠安則笑說浩鈞是在研究 B-Box。沒有平衡大概是荷爾蒙少年的平衡;而同樣被生活追趕,同樣被時間催促,大概也是為什麼我們能在荷爾蒙少年的歌裡找到一點自己吧。

為了做出更好的歌,也為了愛他們的蒙友!

  談到印象深刻的演出,荷爾蒙少年說是河海音樂祭。「真的是河跟海!」詠安回想,用手勢搭配激動的表情分享著。那天下著暴雨,很怕被電死之餘,看到台下的人冒著風雨仍來看演出,然後還是很開心,就覺得這個反差很感動。

38 金旋音樂節 荷爾蒙少年

詠安:「(那天)感覺在淹死跟被電死之間掙扎。」

浩鈞:「好像也沒有淹那麼高啦~就是一直下雨。」

詠安:「淹那麼高出事了!淹那麼高福容飯店都要被淹掉!」

  面對疲累的時刻,粉絲是荷爾蒙少年一直堅持下去的動力。而創作一首新歌的感動也是,他們說,當寫出一首新歌,並將它做出來,就像是生出小孩,那時候自己聽就會覺得,都值得了。而詠安也笑稱這樣的自己是「職業產婦」。

青春懵懂到台北 sucks,荷爾蒙少年的魅力

  「可以給我一點荷爾蒙的感覺嗎?」帶來最後一首歌〈傾雨〉,觀眾的情緒高漲,詠安和浩鈞對望刷琴,為今晚畫下最完美的 ending 。下台前,他們宣布今年要發新的 EP 了,觀眾又驚又喜放聲尖叫。
38 金旋音樂節 荷爾蒙少年
  詠安說,未來的規劃是先把這張 EP 做完,「然後我要放假!」
  他也透露,曲風最近想嘗試電子鼓,並學了一小段,「因為它(電子鼓)是假的音色,所以在錄音時,聲音會聽起來比較乾淨,然後現場的時候再把這個東西換成真版,所以就是等於會有錄音版跟現場版」。而問到想要合作的對象,浩鈞想先把自己做好,詠安說反而想跟很多人一起玩,有更多音樂上的碰撞與突破。
  時而嬉鬧俏皮,時而厭世搖滾,同樣處在一個不知道是不是大人的年紀,荷爾蒙少年和我們一起青春、一起成長,對生活也感到混亂迷惘,對未來也感到焦慮害怕,因為有相同感受,於是在音樂中找到了理解與勇氣。無論如何,非常期待新 EP 能快點與我們見面,也希望荷爾蒙少年不要消失太久,繼續用他們的音樂來治癒大家的心。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