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聖棨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雷擎,第一眼看到他時你會怎麼形容他? 一身寬鬆的西裝,裡面搭著細密花紋的襯衫,捲髮底下的濃密眉毛讓他不說話時,多少看起來有些難以親近。

但如果聽過他的現場,將會感受到他的溫柔與浪漫。

他是雷擎,打擊樂手背景出身,曾是來吧!焙焙!的鼓手,擁有許多為獨立樂團伴奏的經驗,也另組了自己的樂團水源,他出色的音樂帶領他登上不少國際舞台。雷擎過去主要以節奏樂器為旋律賦予情緒,現在則成為一個亦鼓亦唱的創作歌手,用自身的感染力將觀眾情緒帶到最高點。

「小鼓聽起來像人們拍手,而大鼓像心跳,鼓像是把大家連在一起。」對雷擎來說,做音樂的初衷就是開心的玩音樂,並且透過音樂分享感動給別人,不論作為打擊樂手,還是創作歌手,都是一樣的。

關於起點

音樂節那天接近晚上九點,華山劇場後方大多市集都已熄燈,草地上的觀眾卻依舊專注。雷擎作為本次金旋音樂節的壓軸,站上舞台,左手拿著麥克風,右手拍著邦哥鼓,拍動起現場的空氣。「我覺得我還帶著上星期在專場表演的狀態,想要跟大家分享這樣的心情。」上週剛在華山 Legacy 辦完專場的雷擎,今晚又來到華山劇場,以不一樣的方式訴說著未道盡的心情。

「我們現在來玩個小遊戲。」表演之際,雷擎坐在鼓椅上,打著一節又一節華麗的節拍,觀眾便隨著節奏拍起手來。「我覺得這個都是作為創作者的一環。」雷擎說道:「最後一環就是跟觀眾互動、跟社會互動。」對他來說,一場表演帶給觀眾的不只是聽一場演奏而已。音樂的初衷為的不只是音樂,而是透過表演的整體,讓人們在表演結束後帶著感動離開。

十九

表演結束後,我們邀請雷擎到後台與我們做個簡單的訪談。藉著政大金旋獎的話題,聊到雷擎的學生時期,大學就讀輔大的雷擎,學生時代常在輔大的大草原彈唱吉他,也常到處跑去接觸不同的事物。對他來說,身為學生的時光是很寶貴的,可以盡情的去嘗試自己感興趣的事物,「除了考試前兩週休息一下,其他時間其實是可以盡情地深入你喜歡的事情。」雷擎說道:「不論是學生音樂,或是像金旋獎這樣的學生組織都是,在這些過程中即使會累,但是是你們喜歡、有熱情的,所以我覺得這些嘗試在這個階段很重要。」

接著,雷擎提到他大一寒假時去蘇澳一家酒吧駐演的經驗:「其實就是一間漁民去的 Pub,他們打魚回來已經晚上、半夜了,所以我們的 show 都是一點開始,晚上一點開始唱到到半夜三點。」半夜的酒吧像是街訪鄰里們聯絡感情的場所,漁民與陪酒阿姨們展現出的人情味讓雷擎十分印象深刻。

「關店後,老闆娘說乾脆不要睡了,我們就換了衣服去浮潛。」雷擎跟我們分享這段時間有趣的經歷:「我們那時候拿著一個小叉子、一個哇沙米,浮到礁石上面挖生蠔,接著把哇沙米擠在生蠔上面,就直接在海上吃。」這段大一假期的駐演經驗,讓雷擎對於表演的意義有了不一樣的認識,他開始透過表演去認識地方、與當地互動,在表演後用自己的足跡與地方對話也逐漸變成習慣。

於是,出走

從大學開始,就常騎著機車跳脫漫長校園生活到處旅行的雷擎,時常邊旅行邊創作,「因為我覺得待在一個 routine 的時候,可能會有點迷航。」雷擎說道。

「我覺得人也很有趣的一件事,是大家在忙什麼事情的時候,你反而眼界會只 focus 在那邊,像我們在錄專輯的時候,我們就只想著這個音樂要做怎麼才好;宣傳的時候會想應該要今天應該要講怎麼樣的故事,應該要是怎麼樣的狀態。」

他告訴我們,不論是過去身為學生,或現在作為創作者,達成目標的過程都是漫長的。即使最初是因為某個目的而開始這一連串的過程,時間久了卻會因為太過專注而遺忘了最初的目的。「這樣子疲憊的過程真的有時候會小小迷航一下,其實我覺得這很正常,」他接著說,「旅行就是跳脫原本的框架的感覺。」一個人的旅行總能讓他將受外在影響而塵封的感官再次打開,將迷航的自己重新定位。拉遠來看,重新去檢視自己是在一個怎麼樣的循環中,而循環的最終是為了什麼。

三十

「那天表演專場結束之後,隔一天回家,月亮在陽台照著我,然後才突然驚覺:『欸?我三十歲了。』」雷擎說。

回到上週的華山 Legacy,那場《Dive & Give》專輯同名演唱會是雷擎人生的第一場個人專場。如果專輯《Dive & Give》是以音樂創作的方式總結而立,那麼那場在生日隔天舉辦的演出,就是以表演的方式來為這段旅程下註腳。

專場中,雷擎將森林一般的場景帶進 Legacy 舞台,而劇場般的呈現方式有別一般的音樂演出,同時結合了舞蹈、香氛與影像等元素,許多在專輯中使用的特別樂器也在現場重現。他說:「把作品展現在大家面前的時候,它不只是音樂,而是一個立體的體驗。」這場專場可說是為雷擎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表演方式,結合不同感官刺激的元素,跳脫既有的架構,「因為這些東西是我喜歡的,可以作為一個創作歌手,同時是一個表演者。」不是為了吸引觀眾的噱頭,而是成為說故事的載體,回應著他做音樂的初衷,將自己的感動帶給他人。

終點與起點的交會

順著好奇,我們問起雷擎在創作的過程中,是如何面對其中的困難與迷惘,他答道:「這個過程中許多原本沒有預想到的問題與衝突,其實是學生時期的我並沒有想到的。當音樂變成一個工作的時候,或者是說必須要經由團隊合作達到你最初的目的,可能宣傳做到超累,跟團員、跟工作的夥伴吵架等等的,大家各自有各自的眉角、情緒,可是『為什麼我們要做這樣的事情?』——我們常常會在這樣爭執點忘了初心。」對他來說這些迷航都是正常的,「它就是一個循環,唯有你走了整圈之後,才會了解原來每一個階段的重點也好,或者是當時偏執的、在意的點,其實最後都會串在一起。」

「是後知後覺的……」年歲的增減也好、身分的轉變也好,成長在開始時並沒有既定的模樣,過程中也不一定能夠察覺到。這一年內雷擎跳脫原本純鼓手的身分,在身邊眾人的協力下,實現自己作為一個創作歌手的夢,這些想像的真實模樣,都是在一步步向著初心前進的過程中慢慢浮現的,在夜半月光的照耀下頓悟的。

訪談的最後,雷擎給學生與創作者一句話,他真摯地說:「一定要記得讓你們開心的事是什麼,一定要記得這件事情。」不論是走在通往夢想的軌道上,或浮游在不著邊際的渾沌灰暗中,雷擎希望我們能謹記讓自己快樂的事,讓它的引力帶我們度過困難與迷惘,歸向夢想,也歸向初心。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