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詹景涵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音符和心臟一起共鳴,華山劇場上傳來陣陣熱情尖叫聲,第三象限的演出替金旋音樂節掀起一波高潮。以情緒濃厚的〈千載〉起始,接續有許多層次的〈別的〉、〈我不完整〉和帶動全場熱烈互動大合唱的〈愛笑的朋友〉。接著與洪申豪共演〈做運動〉、〈生活的答案〉,協調互補的搭配讓觀眾無不沉醉。

看見更多種可能 

這次音樂節的演出,第三象限以〈千載〉亮相。「在失去之中能得到是騙人/還以為善待未來不會後悔」,字裡行間瀰漫著曾經自我懷疑和迷惘的心情,深刻地引起聽眾共情。當年正是這首歌引領第三象限站上第三十八屆金旋舞台,獲得創作大賞。

第三象限由主唱兼吉他手水母王、吉他手泓德、鼓手益菌、貝斯手昱銘、鍵盤手翔愷組成,發跡於附中樂研,用熱愛音樂的心,打開彼此的創作之路。〈千載〉描繪了水母王高中時候的迷茫,而數年過去,第三象限看見了更多,也思考了更多。起初第三象限是因為接了表演才開始創作,在金旋獲獎打開了他們的知名度,有更多創作動力的同時,也有更多「選擇」。「我可以選擇要不要接這個表演,或是選擇這個禮拜練團要做什麼事。」水母王說。

開心玩音樂的態度是第三象限的信念,直到金旋獎以後,第三象限不只著眼於當下,未來的輪廓也逐漸浮現。更多的選擇意謂著更多的可能,高中畢業後,面臨團員不再容易相聚的情況,他們開始認真經營樂團,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走。

沒有象限能夠框架的創作

繼〈千載〉後,第三象限的作品逐漸累積。聆聽第三象限的音樂,很難不被他們獨特的創作巧思吸引。〈愛笑的朋友〉尾段水母王高唱「哥哥吉拉/哥哥哥吉拉」,觀眾一起唱的同時,也跟隨音樂大幅擺動,現場氣氛歡樂,每個人好像都變成那位愛笑的朋友。當初只是因為水母王隨口一唱,團員們一致認為:「好啊!」這個橋段便成為整首歌的一大亮點。

水母王是第三象限的主要詞曲創作者,除了創作歌曲外,寫詩也是他的興趣。在〈別的〉、〈我不完整〉、〈做運動〉中,不時能聽見口白、朗誦的形式穿插在創作中,賦予歌曲另一個層次的情緒。「今天晚上我仍奮力閱讀難聽流行歌/罐頭樂器不管哪首耳朵都說一樣」,這是演唱〈做運動〉時,水母王口白的一部份,也是水母王即將收錄在下一本個人詩集中的作品。純粹閱讀這段詩時,字裡行間滲出一種無奈和無力感。透過水母王的口白,更深刻的情緒像是自嘲一般,在歌曲之中迴盪、渲染。

水母王說:「但其實我覺得寫詩跟寫歌詞還是不一樣的概念,不是歌詞的文字放在音樂裡,就必須有更大的義務讓台下的人聽懂。」搭配旋律的歌詞能夠有更多元的展現,朗誦則能表露出更直接強烈的感受。歌唱和朗誦,歌詞和詩句,兩者交互影響,形塑出新的樣態。曲風時而迷幻、時而歡快,口白與歌曲層層疊砌,或許破碎、難以捉摸,但這就是屬於第三象限的獨特魅力。

用音樂交朋友

不同魅力存在於不同音樂人之間,但也許有吸引力法則在無形之中相互牽引著彼此。

「我覺得對我來說玩音樂就很像是要一直交朋友。」水母王很享受因為表演認識許多人,進而為彼此帶來影響的過程。音樂節表演嘉賓之一的狗才樂團,之前曾與第三象限有過合作機會,音樂節當天第三象限演出時,狗才樂團成員聚集在舞台前第一排奮力扭動跳躍,昱銘笑說:「他們幫我們炒熱氣氛!」

這次音樂節安排第三象限與洪申豪共演,第三象限與洪申豪的歌聲與和吉他相輔相成,兩組風格迥異的音樂人共同打造出一場聽覺饗宴。當被問及合作的感覺,眾人難掩剛共演完的亢奮心情。益菌說:「太開心了,有一種被他(洪申豪)的熱情帶起來的感覺。」在練團的過程中,洪申豪給出許多音樂上的建議,也不乏心靈雞湯,種種交流都帶給第三象限滿滿的能量。團員們也提及,即使沒有聊到很多,光是一起演出就已經帶給他們許多收穫。

如果有機會的話,第三象限還希望能夠跟十九兩樂團、淺堤合作,想合作的原因是「想知道人家在想什麼,還有他會的東西。」以音樂為公因數,這些「朋友」帶給第三象限許多刺激,他們不只是學習、交流的對象,更替第三象限的音樂宇宙注入更多運行的能量。

在完成下一個大目標專輯製作前,第三象限調整以往較沒有組織的創作模式,決定先把東西趕快錄下來。昱銘說:「讓東西可以比較精煉一點。」從成團開始,一路經歷了各式比賽表演,被大大小小的舞台燈光照亮,第三象限仍在找尋適合自己的道路,不斷試錯、調整,在前進之餘慢慢蛻變。如果說開啟第三象限新旅程的〈千載〉代表了一千年,現在的他們靠著互信和默契,以時間為經緯,用音樂為筆墨,在屬於他們未來的方程式裡寫下無限多解。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