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秉柔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伴隨活潑的氛圍,夕陽漸落,晚風吹拂,夜色悄悄入駐。這次共演舞台,洪申豪與第三象限合作〈做運動〉和〈生活的答案〉,帶來輕鬆舒爽的春分氣息,多了些勇往直前、大方困惑的青春溫暖。人們隨著旋律搖擺,在音樂中正面迎擊想不通的煩惱。

〈透明雜誌 Forever〉前奏一下,現場隨之亢奮了起來。直白的歌詞中灌注激昂的情緒,眾人彷彿一起被帶往那個永遠年輕、爽快淋著雨的下午,臺前擠滿的人群一起大聲唱著「 We are forever young !」而〈Morning〉輕柔地接續在後,帶著早晨的清新透明,有一股暖流從音樂中被隱隱推送。正要演出許久沒唱的〈電影〉,樂譜卻被風不斷蓋上,「這是什麼天意?」台上的洪申豪笑道,於是〈萬華的宇宙〉成了意外的禮物,全場一起啦啦唱著,沉浸在飽滿的情緒裡。〈新月〉的旋律響起,聽眾跟著舞動,需要告解的難言心事都被釋放承接。順著台下「世界還是毀滅算了」的喊聲,洪申豪唱起「天空如夢似幻的灰藍/and I’m waiting for my man」後,刷下和弦,〈風來了〉唱出第一句,全場默契跟上大合唱——「風來了/抓住衣角往上飛」洪申豪如此唱。深厚的溫柔像一陣有力的風,悲傷在空氣中消散。

輕盈清爽・青春限定

「我覺得就還蠻清爽的,我還蠻喜歡這種感覺。」洪申豪聊起這次和第三象限的共演,最開始接到邀約時他有些猶豫,然後在名單上看到了第三象限主唱的名字——原來兩人在水母王高中時,曾在洪申豪的店裡見過面。「我其實印象蠻深刻的,因為他(水母王)說他也是處女座。我就很好奇處女座玩的樂團會是怎麼樣?」洪申豪笑說。這次合作下來,他也坦言其實蠻訝異,因為第三象限玩的東西和目前樂團圈比較主流的東西很不一樣,「第三象限的東西又再更自我、更任性一點,我覺得很帥。」

問到幾次和後輩合作的經驗感受如何,洪申豪表示:「這感覺超奇妙的。」並提及自己還是有蠻大一部分的 mindset(心態)是在十幾二十歲的時候,但時間一直在走。他也坦然地說:「中間會有一些 generation gap,因為工具都完全不一樣了。」洪申豪面對這些不同,還是保持著開放的態度和更年輕的朋友們溝通。「在他們身上,我感受到的是輕。」因為年輕,所以輕盈、也清爽。對團員都二十歲上下的第三象限,他也這麼形容。

那會想對二十年前的自己說什麼嗎?回望起過去,洪申豪說自己肯定聽不進去一個將近四十歲的人的意見,「但就 let it be,會碰到的就是會碰到。」給年輕人的建議,他只想分享一個大方向:當堅持變成了固執,然後傷害到身邊的人或自己時,便要開始思考方法。「保持彈性非常重要。」他如是說。

記得就是, 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這些年洪申豪不太對公眾事務發聲抑或發表感想,更多時候是默默觀察,選擇沉默是金。沉默不僅是因為想把「產出」的品質做的更好,也是因為意識到所表達的話語,有些人受用,但對狀態不好的人而言,也可能是種諷刺。「我還是會想透過作品發聲。」於是他把想說的話放到創作裡。談到聽眾稱自己是救贖系,洪申豪分享,其實人最後都是自己幫助自己。「但如果我的作品在不經意間幫助到你的話,那我很開心。」

請洪申豪選首歌送給想勇敢面對、接受新改變的人,他抱胸想了一下,點播落日飛車的〈 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  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baby/ Just wanted you to know/  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 

洪申豪用「愛」聊嘗試的勇氣,也談看待各種評價的心態轉變。「我真的發現人的所有行為,就即便是暴力,或是出自於恐懼,或是很自私的,那其中的動機都是愛。但是愛的可能,最膚淺的就是他愛自己。」以前的他面對批評,反應是憤慨和直面衝撞,現在洪申豪看得越來越開,反倒看成機緣:「如果我可以理解你針對我的地方,那你就給了我一個機會去改變我自己。如果只是情緒,那就祝你早日回復平靜。」洪申豪覺得可能只有天才,才能在很早的時候就理解這點。生活的路上,他說會來的怎麼也躲不掉,那便體驗吧,就去活。洪申豪最後說:「只是記得就是, 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帥到底」的坦然自在

說到作品的產出,洪申豪覺得個人創作會相對快速,只是品質可能不會像樂團那麼好。而對於樂團,他也不強求。洪申豪笑自己好像老人,但打從心底覺得真的隨緣,因為玩團是人和人的相處,時間、想法、金錢的溝通,都實在是個難題,對每個洪申豪待過的樂團都是。

「我心中一直還在想那個畫面,就是我們可以重新聚在一起推出新的作品。」而希望到時,每個人都是積極、樂意的,沒有人是被說服做太多妥協的。「我覺得我的團員大家都很硬、很有自己的堅持,但我覺得這點也很帥,要帥我們就帥到底。」洪申豪說那就不能急,把課題交給時間。「就照顧好自己,讓這個東西繼續發展下去,看最後會出現什麼。」

洪申豪看待過去和未來,有一種坦然的自在。不急著找到生活的答案,而踏實誠懇的體驗每個當下的感受,再將想說的收進創作裡。用基本前提「年輕的心和健康的身體」等緣分,也等時機。耐心地,等待一陣恰好吹來的風,看到時會飛向哪裡。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