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景棠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起床了!」有力的呼喊震碎了悶熱的空氣,卻絲毫沒有減少樂迷們的興致,青春熱血的狗才樂團就在這時登場,瞬間點燃了華山乾燥的空氣。

懷舊金曲强勢回歸

舞臺上,狗才樂團與午休失眠的主唱徐子權共演了〈一路向北〉和〈倒帶〉兩首歌,把觀眾的思緒拉入青春回憶。前奏之前,吉他手雨彤跟主唱維宗還爭論著到底現在的世代還認不認識周杰倫,雨彤笑著說:「搞不好以後他們會說我們小時候都聼狗才樂團的歌。」

貝斯手宥辰談到這次共演,因爲之前已經有跟徐子權合作的經驗,所以相處起來並不會有尷尬的感覺。鼓手俊元接著補充因爲只練過一次團,而且練團的時候都對不上節拍,但剛剛在舞臺卻奇跡般地對上了,維宗更說金旋獎是奇跡誕生的地方。

心痛的盡頭是愛情

當演唱到最後一首歌〈我心痛得快要死掉了〉,這是他們金旋獎的參賽歌曲,也讓他們奪下了街聲的大團誕生特別獎,同時更是狗才樂團的起點。談及這首歌的創作背景,雨彤解釋這首歌是因爲俊元喜歡的女生被學長追走,才有了這首歌的誕生,但卻在三年後的現在收穫到愛情。

提及特別選在 2/14 發行新 EP 的原因,雨彤笑著回答:「就是情人節,雖然三首歌不是失戀,就是抨擊愛情,但情人節就是該聼這種的吧?」維宗也提到可以用顔色形容這三首歌,〈我心痛得快要死掉了〉是悲劇的綠色,〈Cowboy’s love〉則是紅色,代表著深情浪漫、火紅的愛情,而最後〈The Rainy Night〉則是透明的,象徵著一種空虛寂寞,雖看不到卻感覺得到。

女巫店到巡迴演出,開始一趟未知旅程

從校園社團發跡的狗才樂團,女巫店是狗才的初舞臺,也代表樂團受到了認可。談到一路走來對樂團成長的體會,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轉變,俊元提到最明顯的轉變大概是從只有親友團的支持,到後來有歌迷分享聼歌體會。這些體會充斥著許多心痛的故事,或許也在無形中帶給狗才樂團更多的靈感。

我們四個才是狗才樂團

談到狗才樂團的創作題材,多半是以愛情為主軸。問起原因,維宗說因爲愛情是生活的一部分,雨彤也提到因爲人的欲望不外乎情慾、食慾等等。狗才的創作囊括了許多主題,除了愛情之外,也寫了關於食物,結合了獨特的可愛,造就了獨一無二的風格。而可愛的包裝下,又裝載著龐克的靈魂,看似反差卻也是最直接的狗才樂團,帶著真誠,讓觀眾看到他們毫無隱藏、像小朋友一樣最純真的樣態。

 

聊到狗才樂團曾經發過一個 Demo 〈遠在天竺的叔叔〉,俊元澄清道他是在天竺鼠車車紅了之前就發 Demo。而我們也好奇起其他成員喜歡的動物,宥辰提到她最喜歡刺蝟和百變怪,生日時也收到團員們送的刺蝟鉛筆盒,雨彤則偏好中大型犬和耿鬼,而維宗喜歡史前時代的生物。狗才樂團的一舉一動中,都可以看見可愛的影子,同時體現在對於觀眾的真誠,也期待狗才樂團懷著這顆赤子之心,讓更多人走進他們的音樂世界,重溫年少。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