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德晏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傍晚時分的華山園區,在鼓噪聲中站上舞台的是眾所矚目的溫室雜草。與廢埕樂團共演的改編版〈在這個年代我們不浪漫〉,多了些沈重力道與強烈感情,樂音在觀眾的熱情間逐漸沸騰,台上台下齊唱著最高亢激昂的旋律,在樂器的堆疊中,氣氛達到高峰,「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彷彿對不切實際的華麗吶喊出最現實的諷刺。
38 金旋音樂節 溫室雜草
接著曲風轉變得輕快,貝斯滑順地襯墊著旋律進入歌曲〈春天有腳〉,音響效果時而迷幻,時而朦朧,營造出春分的霧氣感,觀眾隨節奏輕輕地點著頭。〈你迎面走來,卻面無表情的離開〉中,主唱偉頡哼著輕柔溫順的旋律,吉他手正約不時隨著節奏擺動,台下觀眾微微笑著,彷彿與團員們一同墜入這柔和的音樂漩渦中。相較前面幾首,〈hard to say〉、〈房間〉中偉頡的嗓音增添了遊戲般的調皮感,在鼓手訓瑋響脆的鼓邊聲中,音樂力道逐漸增強,讓柔和輕巧的氛圍中多了些情緒上的起伏變化。最終,團員們再次演唱〈在這個年代我們不浪漫〉,與台下的觀眾合唱,接近夜晚的華山,滿溢的情緒、每張臉上洋溢著幸福滿足的笑容。
38 金旋音樂節 溫室雜草
談及近一年來,溫室雜草在音樂平台上獲得許多的關注,偉頡說自己接觸搖滾樂、玩團的時間才兩年,心態上還是照著自己步調前進,不急著要上大舞台,「還有大家可以一起磨合進步的空間,所以我不覺得那個成績可以代表、改變我要做什麼事情。」
38 金旋音樂節 溫室雜草
聊到平時喜愛的曲風及樂團,團員們紛紛給出不同的答案。鼓手訓瑋表示自己比較愛聽日搖,之前最喜歡的樂團,是與溫室雜草風格不太一樣的東京事變,「多嘗試其實還蠻有趣的啊,因為很怕自己被侷限在某一塊」;正約則說自己聆聽的曲風相當多元豐富,從以前的 EMO、後搖,到了現在開始接觸許多的台灣獨立音樂;偉頡則微笑地表示,自己喜歡的樂團有點太多了,「我從開始喜歡這件事情(樂團)之後,其實沒有一個特定最喜歡的,但如果硬要講印象比較深的樂團,那就是美國的 Summer Salt,因為他們的風格很帥。」除此之外,偉頡也提到 Dayglow、Yogee New Waves、橘子海、Gym and Swim 等樂團,並表示在聆聽的曲風上,還是要多方嘗試。
38 金旋音樂節 溫室雜草
關於未來樂團的規劃,溫室雜草說四月中會發行 EP,並於各平台釋出,並於八月開始舉辦專場。相較於許多樂團甫獲得關注便在 The Wall、Legacy 辦首次的專場,溫室雜草希望專場從小場地慢慢演起,累積足夠的經驗與成熟度再朝大場地邁進,「我們當然可以辦 The Wall 然後賣票,但感覺沒什麼意義⋯⋯希望大家都覺得成熟後再辦大場地。」此外,溫室雜草也表示會循序漸進、縝密地規劃好未來的發展,不刻意加速腳步,而是照著自己的步調,緩慢但穩定地前進。當溫室雜草與我們談及後續的種種規劃時,語氣中洋溢著堅定感,彷彿對未來充滿著自信。期待溫室雜草往後能持續地與我們分享更多的創作,在音樂的舞台上散發熠熠的光芒。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