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范詠涵 圖/陳品蕙、吳珮婷

奔走在臺北市的都市叢林,高樓林立,車聲彷彿要吞沒掉一切般在耳邊作響,椅子樂團與製作人的錄音室空間,就坐落在這喧鬧城市中的一隅。總覺得椅子樂團像詩人,你有點猜不透他們在想什麼,在社群上蹤跡神秘,不常與大眾互動,真有限時動態、貼文也是日常生活碎片般的分享。然每每推出新作,又以童趣的幻想、細膩的哲思、娓娓道來的口吻,使許多人著迷於他們創建的迷人小宇宙。
接起電話,「我和你 在清晨的夢裡 」
是的,讓我們一起墜入椅子樂團的世界吧。

椅子樂團

仍只是自己默默寫詩的時候

提起當年的回憶,椅子樂團仍覺印象深刻,比賽當天主唱兼吉他手詠靖重感冒,甚至換了一個唱法。主唱兼吉他手仲穎笑說:「那時候失聲,平常真的不要鐵齒,一定要好好保養!」當然,除了回憶外,政大金旋獎對椅子樂團而言,也是看到更多不同可能的機會,當年同時參加的樂團包含「非常口、廢埕、Space Cake 史貝絲考克(唐貓前身),都讓我們開眼界學習更多。」
其實能從高中走到第三張專輯的樂團,真的不多。在 2017 年時,椅子也面臨團隊的盡頭,在第二張專輯前的 EP,曾被他們認為是最後之作。如今回頭看,問題究竟在哪呢?「我想是溝通不良,會的不多。」仲穎輕聲說,那時候椅子三人都還不熟悉編曲軟體,製作流程仍有許多不成熟,很多想像製作不出來。詠靖接著表示:「因為當時主要都是我負責創作,希望大家都能參與、激發更多討論。」但實際上三人適合的分工並非如此,直至製作人榮毅加入,重新發展出新的模式,才有現在的椅子。
目前詠靖和仲穎主要負責創作,貝斯手伯元則負責編曲。如今椅子有了新的體悟:「創作的歌與創作者會領導大家前進。」仲穎說道,大家點了點頭。詠靖思考了一會說:「每個人都想要有更多的表現,然而音樂本身更重要,我們試著將想法搭建起來,是我們四個人去服務這首歌曲。」各自分工努力於自己的專長,而非獨自一人領導創作,自然能有更健康、完好的創作模式,進而產生更好的作品。

椅子樂團

詩人們默默在家完成詩作

疫情使演出少了許多,到各地巡演也變成天方夜譚,但也許對椅子來說,並非那麼壞的一件事。榮毅特別提到,在疫情期間完成專輯《Real Love Is…》是滿特別的經驗。其實,在第二張與第三張專輯之間,椅子樂團又陸續製作發行了 EP 和許多單曲,團隊持續磨合、突破,「到《Real Love Is…》算是一個階段的突破,我們更知道要的音色,詞曲也更紮實。」仲穎如此告訴我們。
這樣看來,疫情的確讓椅子樂團的生活有了不小的轉變。詠靖透露,那段時間中,不僅詞曲更細緻描摹出事物的碎片,更清楚三個人想做出什麼樣的創作,也更能拼湊出腦中故事的樣貌。「疫情讓生活慢了下來,和周遭的人產生微妙的關係。」詠靖還說道:「我離開家滿久一陣子,會思念家人、家鄉,所以那時候想念的感受有完全不一樣的體驗。原先我想人可能想起這個人本身,後來我會想到他常說的一句話、衣服的味道、頭髮的觸感,諸如此類五官擴充的想念。也是開啟一個開關的感覺,任何很細緻的,可能細到連毛孔都可以變成一個比喻。而情緒的起伏,也會因為很小的觸動而放大。」說著這段話的詠靖聲音很輕很輕,如同朗誦著一首詩般,細膩的言語如氣泡湧現。

椅子樂團

《Real Love Is…》是嶄新的突破,專輯中每首創作都如同一首精緻的小詩,有著自己的小小宇宙,卻又巧妙匯集在一塊,串連成一趟美好的旅程。「〈棉花糖駱駝〉!」多數時間默默聽著大家說話的伯元,率先與我們分享他最喜愛的收錄曲:「很『好玩』,原先這首是裘詠靖風格的單純好聽。但突然想出前奏的句子後,變得很精妙,點綴了有趣的東西!」說著話的同時,伯元和詠靖自顧自地哼唱了起來,一秒領我們到那乳酪做的天空幻想國度漫遊,「我們有時候早上遇到就會『嗨~』一下,很神奇,一個樂句就讓整首歌曲很不一樣。」
「〈來自月球的 L〉,」仲穎真摯地說出答案,這是詠靖負責詞曲的創作。「(樂曲)淡淡的走完,心中有種被揪住的感覺。歌詞也很妙,詠靖說想讓詞像詩一般,我們不做多餘的鋪陳與結構,停在該停的地方。」詠靖點點頭,表示自己也相當喜歡,「是標誌著我自己的某一種轉變。從某一刻開始開關打開了,自己就像河流匯集了雨水、蒸發、流向大海。」
詠靖思量了一會,看向仲穎,他選擇了由仲穎創作詞曲的〈看不見的人〉。「仲穎創作時說,這首歌是在各種人生難關時,經常會思考『那我半年後會在哪?』我覺得很有趣,常聽有人說作者已死、藍色窗簾,我們同是樂團成員,就我自己聽到這首歌時畫面就完全不同。在寫專輯時,我遇到很多巧合、有種一切很早就安排好的既視感。那時候我躺在錄音室的沙發上,有些暗暗的,有種什麼樣的感覺。我想這好像是一種預言,有些事好像會發生。這首歌無意間成為這張專輯串連不能少的一部分。」三個人分別分享了展現不同面向的曲目,從精妙的編曲,到更完整細膩的情感與故事,《Real Love Is…》都完整地將椅子樂團的美好之處,恰到好處地收錄其中。

椅子樂團

詩人們還想輕聲對你說

看著椅子樂團對《Real Love Is…》的真摯分享,彷若能感受到全心創作所帶來的享受與快樂。從業餘到職業的這段時日,音樂在生活的占比對椅子樂團而言,是否有所變化呢?仲穎與我們分享,最大的轉變其實是轉為專職後,能接觸音樂的時間變得更多了,如何規劃成為新的課題。伯元則表示,「音樂」之於生活的比例是固定的,現在的自己除了原先就喜愛的類型,也同時專注於聆聽不同風格。雖說接觸新事物難免心中會有疙瘩,但也能因此與人產生更多話題,這即是音樂迷人、有趣的面向。詠靖最後說,自己在學生時代,也曾以為做音樂有既定的樣貌,但現在的自己,比起花更多時間在音樂,其實更在「練習沒有音樂的時間要如何生活。」看來,音樂早就在三人的生命中具有莫大的重要意義了。
訪談最後,我們邀請椅子樂團給年輕音樂人一些建言。四個人思忖了一會後,詠靖先笑著表示,其實自己也是迷茫的年輕人,但有個想法是榮毅給的,很適合與當代的創作者分享。
「一開始總會很想表現,想讓大家知道自己多好,其實如果你真的有自信的話,可以放慢腳步。」詠靖緩緩道來:「邊充實自我,邊寫歌累積,畢業就能累積成一張專輯,一份青春歲月的濃縮。」榮毅補充說明:「對自己有信心,聽歌的人就都會在。」比起作品是否被散播,椅子樂團與製作人都相信,自己認為舒服的創作狀態才是最重要的。在這個自媒體盛行,創作與回饋太過快速混雜成一塊的時代,「要相信自己的作品有價值。真正好的東西,要有信心會被散播出去。」

椅子樂團

關於詩人們的最後一些紀錄

面對面坐在錄音室的長桌前,椅子樂團略帶些羞澀,掛著靦腆笑容與我們對談。說起自己喜歡的作品,那份不疾不徐的真摯神情,那大概就是對自己的音樂充滿自信的樣貌。聊起生活所思,那細膩迷人的深刻哲思,也大概就是椅子之所以能造出一首首詩般創作的緣由。這些,大概就是我們之所以能與椅子樂團一同搖擺、沉思、幻想、落淚的種種可能。
「兩顆星會遠離也會有交集 / 漫長的銀河裡後會有期」
是的,是時候說再見了。也許你仍迷醉於椅子宇宙中,別擔心,我也是。期待我們的再次相見。
◎ 本次專訪特別感謝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於 1996 年成立,早年營運表演場館「新舞臺」締造企業與藝文結合的典範;近年延伸扶植藝文的觸角,帶動國內外藝文交流,讓藝術資源跨越城鄉、深入校園。中信文教基金會多年來力挺政大金旋獎,設立「中國信託人氣獎」提供圓夢獎金,扶植校園創作,更為獨立樂團搭建跨界舞台,在職棒球場、校園音樂賽事及全臺音樂祭開唱,至今已累積 123 場跨界舞台。
期盼每一位懷抱夢想的音樂人,走出第一步,堅持下一步!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