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雅筑 圖/陳品蕙

日正當中,三重的練團室傳來樂器此起彼落交織的歡笑聲,無論是人數或是樂器聲響的豐富度,說到這個樂團,用「熱鬧」一詞來形容應該是再適合不過了。訪問是安排在大夥兒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練團的日子,我們抵達時有幸參與了一小段 Wayne Band 的排練日常,團員與訪問團隊共十一人擠在小小的練團室裡,躁動的靈魂隨著節奏傾洩而出,現場氛圍比搖滾區還搖滾,沉浸在他們歡快自在的樂曲中,體內的細胞如同音符一般按捺不住地跳動。

為了復仇而參賽,但比賽後才是真正的開始

回顧當初參加政大金旋獎的契機,團長偉恩率先表示因為金旋獎作為大專院校指標性的音樂比賽,「自己從大一就很想參加,能夠有被更多人看見的機會。」聽了這番感性的回答,貝斯手立平忍不住揭開 Wayne Band 在金旋舞台登場的幕後真相:「是因為他(偉恩)比的那一年被老王(樂隊)幹掉,他很不爽,所以就找我們一起要去報仇。」
「但老王已經不知道紅到哪裡去了⋯⋯」偉恩開玩笑的語氣中,也透露了些許無奈,因為比賽過後才是真正的開始。回首當年在舞台的光景,如今團員們畢業後有了各自的工作,要如何經營樂團、如何持續發展都是在比賽過後真正需要面臨的挑戰。

吉他手兼團長 – 偉恩 Wayne

圖:吉他手兼團長 – 偉恩 Wayne

做快樂的音樂是容易的事嗎?

Wayne Band 以 Funk 曲風為特色,在歡樂的編曲包裝下,詼諧而直白地描繪出年輕世代的輪廓。這些作品通常是由偉恩和立平先譜出一小段 riff(即興重複段),大家一起玩出完整的編曲,最後再給主唱 Yeekee 套上旋律和歌詞。「是不是很沒效率?」立平說明完後突如其來的自嘲引來大家一陣歡笑。身兼兩個樂團的鼓手仲雲補充道,「不同團有不同的創作模式。」立平不改玩笑的語氣附和:「對啊,沒效率的團就會有沒效率的方式。」再度逗樂現場的氣氛。
因為團員們偏好聆聽開心熱鬧的曲風,而這樣的風格也反映在他們的作品上,不禁讓人好奇創作的過程是否也是歡笑不斷。「我們就是盡量快樂,就算你一直做喜歡的事情,你也不可能永遠都是快樂的。」立平收起嘻笑的態度解釋道:「應該說快樂是我們想要表達的方式和形式,創作的過程中當然也是有它痛苦的地方⋯⋯玩團玩到後來會覺得音樂占比其實沒有那麼重,還有很多音樂之外的事情是需要磨練的,也是會有摩擦的地方。」 

小號手 – 玉軒 Chloe

圖:小號手 – 玉軒 Chloe

小號手玉軒深有同感地接著說:「我覺得這個團最不容易的就是人很多,不管是時間、想法或是音樂方面,每個人都有一些自己的堅持,但最後討論出來的結果是彼此都有一些讓步,才有辦法把大家的東西都融合在一起。」回歸到問題本身,玉軒表示其實做快樂的音樂並不容易,但因為大家核心的個性都是喜歡快樂的,所以他們的音樂可能就會反映出這樣的性質。

是舞蹈、是玩具,也是一個學習過程

由於團員大多是音樂科系背景出身,如今持續在這條道路上前進,想必音樂在他們生命中占據了相當大的份量,當大家各自思考著音樂在生命中扮演的角色而陷入沉默時,長號手頌寧悠悠地飄出一句耐人尋味的比喻:「音樂是舞蹈。」他向我們說明因為 Funk 強調節奏律動,是適合跳舞的音樂形式,而編曲過程如同編一支舞蹈,因此編舞時會注意的重複性及高潮點,同樣在他們的音樂中顯而易見。
「音樂對我來說比較像玩具欸!」打擊樂手至瑀此話一出,旋即引來團員們的驚呼讚嘆,有人開玩笑地說:「是用完就丟嗎哈哈哈?」面對大夥兒的吐槽,至瑀不慌不忙地向我們解釋:「把音樂當工作的話會有點太重,就沒有很有趣的感覺,好像就要努力賺錢去做迎合別人的音樂之類的⋯⋯我覺得自己玩得開心比較重要。」

鼓手 – 仲雲 John

圖:鼓手 – 仲雲 John

「我一直把它當作一個學習的過程。」仲雲侃侃而談:「在學音樂的期間也了解到很多人生的道理——怎麼樣把一件事做好?怎麼樣好好學習一件事情?怎麼樣跟不同的人磨合?在聽對方演奏樂器的時候去試著聽出對方的個性等等。這些事情都還滿重要的,都是音樂之外帶給我的一些成長,在看其他事情的時候,也因此會有很多可以類推的對象。」

喜歡自己追逐的過程

有音樂夢的人很多,但要能夠真正被看見需要努力,可能也需要運氣。提及是否有打算把音樂當成主要工作時,訪談氣氛突然冷了下來,「現階段很難啦,但要先以這個為目標。」立平苦笑道:「我覺得這條路就是一直在追逐,也不是說結果不重要⋯⋯追逐的過程能走多遠,有時候不一定是你多努力就可以達到的,有時候也牽扯到很多努力之外的事情⋯⋯我覺得喜歡自己追逐的過程滿重要的,而我們目前都滿喜歡這個追逐的過程。」

貝斯手 – 立平

圖:貝斯手 – 立平

對音樂的喜愛將這八位夥伴聚集起來,能夠有著相同理想和目標,在音樂路上相互扶持是一件很難能可貴的事。儘管並不是一條輕鬆的路,但在創作過程中看著作品慢慢完成的成就感,以及看著大家沉浸在表演當下享受音樂的過程,對他們來說,便是足以支撐繼續前進的動力。

吃飽喝足就有好音樂

Wayne Band 現場演出的感染力十分強烈,總能炒熱帶動觀眾氣氛,聊到現場演出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玉軒舉頌寧之前在馬來西亞演出時中暑為例,呼籲大家要記得多喝水,頌寧則在一旁小聲嘀咕:「那時候主唱還以為我是裝的。」在大家笑成一片的同時,薩克斯風手 Isaac 一臉認真說道:「要吃飽,沒吃飽就沒有音樂!」團員們聽了之後情緒跟著歡騰起來,偉恩則幫我們簡單總結了大家的意見——吃飽喝足就有好音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左)長號手 – 頌寧 Jedidah(右)薩克斯風手 – 鄭毅 Isaac

圖:(左)長號手 – 頌寧 Jedidah(右)薩克斯風手 – 鄭毅 Isaac

秉持著「吃飽喝足就有好音樂」的精神,Wayne Band 團員們最後也給予目前在音樂路上蓄勢待發的學子們一些過來人的建言。「要勇敢、多學習、到處玩!」仲雲表示在加入 Wayne Band 後學到很多,「到處學習,音樂語言就能更加豐富。勇敢到處嘗試,隨著時間的累積就會有自己的風格,不用急於一時。」身為職業樂手的玉軒也坦白雖然樂團目前還不是很穩定,卻是她維持音樂精神的地方,「在這個團很開心。」言談中便能感受到這個團對她來說更像是精神歸屬一般的存在。
「創作就是一直寫就對了。不管當下的情緒是什麼,把它當成一個抒發的點,但不要變成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玉軒談到自己創作的方式,Isaac 一面點頭一面附和道:「不用想太多,當下做出來就對了。」團員吐槽模式再度上線,「有食物、有吃的就對了!」「你即興的時候都在想什麼?」「等下要去吃嗎?」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待會要吃什麼,短短幾分鐘彷彿窺見 Wayne Band 在日常嘻笑打鬧中,建立起帶給人快樂的音樂能量。

打擊樂手 – 至瑀 Stanley

圖:打擊樂手 – 至瑀 Stanley

靈魂是要自己長出來的,找到自己喜歡的點很重要

「對我來說,創作都是先從模仿開始。」至瑀建議一開始如果沒什麼方向的話,從模仿開始會滿好起手的,大量吸收其他樂手的技法,慢慢消化成自己的東西,能有助於自身的進步。「聽音樂時要去找自己喜歡的聲音是什麼樣子。」玉軒跟著補充:「把喜歡的東西放進去(創作),一味地模仿會沒有靈魂。靈魂是要自己長出來的,找到自己喜歡的點很重要!」
「接觸自己平常不常接觸的音樂,多跟別人交流,跟不一樣的人交流就會學到很多不一樣的東西。」偉恩再度發揮了團長整合意見的功能:「玩音樂能找到夥伴一起玩的話也很好,像是玩樂團就很不錯,大家想法能一起交流⋯⋯就像魯夫他們一樣!」立平到最後仍然不忘揶揄兩句:「喔~你是魯夫就對了~」在這次歡笑不斷的訪談中,深刻感受到 Wayne Band 私底下輕鬆自在的相處模式,他們快樂的能量不僅展現在團員之間的互動,也如實地反映在他們的音樂裡頭。小小的練團室裡,塞滿了團員們真摯的友誼,以及他們對音樂滿腔的熱血和喜愛。

◎本次專訪特別感謝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於1996年成立,早年營運表演場館「新舞臺」締造企業與藝文結合的典範;近年延伸扶植藝文的觸角,帶動國內外藝文交流,讓藝術資源跨越城鄉、深入校園。中信文教基金會多年來力挺政大金旋獎,設立「中國信託人氣獎」提供圓夢獎金,扶植校園創作,更為獨立樂團搭建跨界舞台,在職棒球場、校園音樂賽事及全臺音樂祭開唱,至今已累積123場跨界舞台。

期盼每一位懷抱夢想的音樂人,走出第一步,堅持下一步!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