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游子誼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本屆政大金旋獎初賽「午夜倶楽部」邀請到張凱翔、韓立康、陳冠亨老師擔任創作組評審,在歷時整整一天的創作組比賽結束後,我們訪問了三位老師,請他們對今年創作組參賽者們的表現給出一些評價。除了給予參賽者未來在決賽現場演出、創作編曲上的建議外,老師們也分享了一些自己印象深刻的參賽作品。

在聚光燈下毫無保留

老師們首先表達了對今年參賽者整體的看法,張凱翔老師直言道:「像這種比賽,太依賴 program、電腦的話,其實會降低 live 的張力,跟現場好看的程度。」其實這也是 Demo 創作組評審 Dennis、可田老師曾提出過的重點,值得參賽者們在往後的音樂創作比賽中注意。不過,韓立康老師也提到用電腦伴奏雖然比較沒有現場演奏的張力,但也許可以換角度想,可以讓演出者更著重在其他舞台的細節上。並用創作組第 39 號參賽者 — 白潔如帶來的〈小螞蟻 blues〉舉例:「她用電腦放很簡單的東西,但我覺得放電腦並沒有讓她的演出變得比較遜色。因為電腦簡單的伴奏讓大家更有餘力注意到她演出的細微表情、歌唱語氣,這些部分她都做得非常好!」

38 初賽評審張凱翔、韓立康、陳冠亨

語言與風格都更加多元化

陳冠亨老師接著表示自己很佩服有愈來愈多參賽者使用台語創作,韓立康老師也讚許現在創作時不見得使用中文,已經是一個蠻自然、常見的現象了。不過,講到使用不同語言創作,陳冠亨老師也提醒以英文作詞創作的參賽者,可以再更加注意文法流暢度、單字的使用⋯⋯等細節。
風格方面,陳冠亨老師則觀察到一些「適合在音樂節演出」的參賽作品,老師認為用自身跑音樂節的體驗去投射是比較好想像的,並以創作組第 2 號 — 狗才樂團第 9 號 — 共潮生、以及第 27  號 — 芒果醬 Mango Jump⋯⋯等參賽者的表現為例,表示在參賽者的表現中可以看到這樣的特質,並且對於音樂節需要「很爽的表演」的模樣是很有概念的,從這點就能立即看見樂團表演的潛力與機會。

38 初賽評審陳冠亨

長遠的創作需要不斷主動找學習資源

聊完風格後,陳冠亨老師接著正色說能聽得出有些參賽者使用直接買來的 Type beat,其實是個有點危險的作法,「因為現在很多年輕人在 Youtube 上聽到一個 beat,可能就會⋯⋯借來用,可以立刻現成讓你變成一個很好唱又很好聽的曲子,可是就會沒什麼創意,就還是要跨過 Type beat 的風格侷限。」
張凱翔老師補充道:「直接拿一個好聽的 beat 來幫助你的創作,我覺得這是一個最基本的事情。但是當你真的要走得更遠的時候,那個東西在你寫歌完之後應該要被拿掉。」接著老師鼓勵可以主動搜尋工作坊、課程⋯⋯等學習資源,更強調自己也是非常喜歡去參加工作坊進修的人,也列舉了一些參賽者們可以搜尋的工作坊與課程種類:「像阿康老師的東西比較多編曲、製作面,大正的那種就比較多詞曲,其實很多樣的!」

38 初賽評審張凱翔、韓立康、陳冠亨

音樂是一條一輩子的路

張凱翔老師認為,在這個速食年代,大部分會被注意到的音樂人一定是很外放的,甚至自己作為線上音樂人,也會追求表演時動作要大、平時經營社群要積極,「但是我覺得⋯⋯有一些人比較慢,尤其是心思很細膩的人。」老師接著補充表示「藝術家」的養成與較為速食的明星偶像不同,耗時是非常長的,正如同老師在賽後講評時所說的:「音樂是要花一輩子、窮極一生,或許才能追求到真正想要的聲響。不一定是錢或名利,而是你心中想要的聲音。但因為這是一條一輩子的道路,所以大家不用急。」
雖然精細地設計每一小節的和聲、過門跟 vocal⋯⋯等搭配,在準備時間有限的創作比賽中,參賽者不見得能夠發揮到最好、也不見得會晉級,「但就是慢下來,然後好好地把一首歌寫好。我覺得這是⋯⋯我希望自己也能夠做到的。」張凱翔老師鼓勵著這樣細心而縝密的創作者,不過度追求點閱率、社群觸及、比賽名次,而是用細膩的創作去追求真正想要聽到的,即使小眾也無妨。

38 初賽評審張凱翔

張牙舞爪不一定真的適合每個喜歡音樂的人

韓立康老師分享自己近年擔任學生音樂比賽評審的觀察,提到自己認為不少在學的大學生都有達到業界的水準,僅僅是差在經驗。在跟一些學生們聊過之後,發現他們厲害是因為很喜歡彈樂器,甚至有些學生的目標其實是想成為職業樂手,而這是老師非常樂見的風氣:「這個是我很看好的地方,因為我覺得創作、或者當明星、或者更⋯⋯張牙舞爪的事情,不一定真的適合每個喜歡音樂的人。目前看到很多在紮實在家裡練技術的學生,我覺得很棒!」
老師接著表示樂手在舞台上表現出的游刃有餘的感覺其實是很顯而易見的,「你平常練習量已經足夠讓你站在台上的時候緊張度降到最低,別人一眼就看得出來。不是彈不彈錯的問題,其實對我來說,彈錯根本不重要,就算他一直彈錯我還是看得出來他跟樂器的熟悉度,那樂器就是你每天在摸的東西啊!」

38 初賽評審韓立康

政大金旋獎只是你一百個機會的其中一個

韓立康老師勉勵所有參賽者道:「得金旋獎第一名、前三名,好像其實對你的音樂生涯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幫助;你沒入圍、表演得很爛,其實也不會有什麼大傷害。」這樣的見解也呼應了張凱翔老師在賽後講評時說的:「沒得獎不代表你不會繼續在音樂的道路上努力;得了獎也不代表你之後就會一帆風順。」因為政大金旋獎只是一百個機會的其中一個,在創作路上可以繼續多參加比賽、多認識一起比賽的朋友,「或者是,看可不可以認識一些像我們這種平常一直在音樂界工作的老師,這樣就很好了!」韓立康老師補充道。語畢,張凱翔與陳冠亨老師也點頭附和。其實評審老師們為學生音樂比賽評審的心態,就是期望發現更多值得雕琢的璞玉、等待打磨的鑽石,讓音樂界有更多後浪推前浪的人才,而年輕的創作者們要做的,就是創作出引以為傲的作品、抓緊每一次上台的機會,孜孜不倦、樂此不疲。

38 初賽評審張凱翔、韓立康、陳冠亨

跟夥伴一起做完一件事,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幸運

最後,我們詢問老師們想給予參賽者們的建議,陳冠亨老師首先表示,比起對參賽者說,他更希望能給金旋獎的籌備團隊一些鼓勵。他分享自己在音樂產業經驗,發現有不少幕後經紀人、宣傳團隊是由金旋獎籌備團隊出身。「就像韓立康老師說,很多人會想要當樂手,但同時,也有很多人透過金旋獎,投入音樂產業做幕後各個環節的事,這件事也蠻可貴的。」
張凱翔老師則笑著補充,也許自己因為受到王道漫畫影響比較深,所以覺得「夥伴」是一個很特別的緣分。「一起辦政大金旋獎或一起組樂團,有人願意跟你,原本誰也不認識誰,一起做完一件事,我覺得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幸運!」所以無論表現得好或不好,身為夥伴為彼此支持才是最重要的。
的確如兩位老師所言,無關乎報酬或功勞,能作為許多創作者的起點、看著未來可期的藝術家在舞台上發光發熱、提供所有喜歡音樂的人們一個能以任何形式被看見的平台,就是每年金旋獎籌備團隊心中的願景。如果如此的信念,能夠為學生創作,甚至是臺灣樂壇帶來些許改變,那麼政大金旋獎一直堅持至今的使命感也能算是完滿了。
在訪問的尾聲,三位老師也針對不同面向給予入圍決賽的參賽者們一些現場演出的建議。
韓立康老師:「就去緊張一下吧!」
「我覺得應該對一些人來講會很緊張,因為 Zepp New Taipei 是很專業的地方。好像沒什麼建議,就去緊張一下吧!因為我覺得那個場地非常好,可以好好地感受在台上的每一刻,台下聲音應該會蠻不錯的!」
張凱翔老師:「習慣每次試跑就是跑那幾個小節或那幾秒,可以降低一些緊張感。」
「因為像我們自己在彩排,尤其是像這種很快速的,通常都會很明確地挑八個小節,團員在練團的時候就能說好是哪裡,所以大家試的時候就是試那個段落,然後可能試十秒就停下來,馬上調整監聽。因為有一些都是今天(初賽)才在台上討論要跑哪裡,就有點浪費時間。所以如果可以先說好,然後在每一次練團的時候都是這樣,就會習慣每次跑就是跑那幾個小節或那幾秒,我覺得會降低一些緊張感。」
陳冠亨老師:「如果你想 talking 就先把稿寫好。」
「不要隨便 talking ,我覺得有時候反而會扣分!如果你想 talking 就先把稿寫好,不然就乾脆不要講。」

38 初賽評審張凱翔、韓立康、陳冠亨

雖然第 38 屆政大金旋獎決賽因為疫情不幸延期,但在決賽到來之前,大家可以參考評審老師們的建議,作為滋養未來創作的養分,也別忘了持續關注政大金旋獎粉絲專頁Instagram 帳號,我們會持續更新最新賽程,期待在 Zepp New Taipei 見到大家!
第 38 屆政大金旋獎|決賽入圍名單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