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秉柔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復古浪潮伴隨烈日襲來,共潮生首次以九人大編制澎湃上場,在華山劇場熱情開唱,台下聽眾隨著音樂自在擺動。

老派浪漫之必要

鼓聲一下,〈初來乍到〉作為開場,主唱 Holy 童祐鵬富有感情的嗓音引領眾人進入一場老派浪漫,多情迅速漫延全場。「少年時的存在/少年時的悲哀/愛到最後攏欸走」接續在後的〈頹仔〉,以濃厚的台式搖滾裝載滿溢的情感,旋律線堆疊起濕漉漉的愁緒,釋放少年的不安與無力。

而之後的〈茫茫〉以輕快、清澈乾淨的編曲,讓現場墜入一場恣意放鬆的夢境,順著鬆軟的聲線,難言的遺憾似乎也慢慢隨風散去。而〈眺海〉沉靜前奏的吉他和鼓聲,將人帶往看著浪潮拍上沙灘的夜晚,後段旋律中伴隨合作音樂人小淯的饒舌加入,和前段形成對比,現場的情緒也隨著高漲。充滿復古味的〈散場舞會〉則嘶吼著對感情的無奈、眷戀,尾段隨漸快的強烈節奏作結。

水系樂團的共演交匯

在熱烈的掌聲中,烏流與共潮生用〈舞小姐〉帶著魔幻感的前奏,拉開此次共演的序幕。律動感滿滿的旋律推動高亢的氣氛,使全場觀眾開始跟著左右搖擺,沉浸在豐富的編曲中。而抒情的〈オートバイ〉作為最後一曲,突然,兩團主唱祐鵬和小豪蹲了下來,伴著吉他前奏,兩人的歌聲娓娓道出故事,真摯的嗓音有著傷感,將情感唱進聽眾的心底。結束後,安靜氛圍中餘韻仍隱隱發酵。

聊起這次和烏流的合作,共潮生團員們直覺的先後說著「老師很厲害很有經驗!」、「KB 手很厲害、我們可以講三天的那種!」語氣中除了稱羨,也摻著興奮。「我們被激發!(然後朋友去學琴)」鼓手政平總結。他們笑談起因為這次合作,除了刺激自己要回家練功外,還牽起朋友和烏流團員意軒學琴的意外緣分。「如果未來(能再次)和烏流合作的話, 會非常棒!」政平最後說道。

靠海的青春起點

2019 年成軍的共潮生,最初從關渡口啟程。讀的大學離海很近,在系上相遇的他們,取團名時想將河海也放進去,剛好看到「海上明月共潮生」覺得很酷,名字便就此誕生。詩句意思他們摸不清頭緒,卻恰好裝進他們的起點。說起組團的原因則單純真誠,想好好寫一首歌送給重要的朋友,五個人便聚到了一起。「玩到後面大家覺得有點默契、有發展性,就想說繼續玩下來,然後就一路到現在了。」政平笑說。

 

去年入圍金旋獎的他們,今年三月在串流平台發佈了〈頹仔〉的 Demo,作品寫著剛北漂來台北的青澀——「沒什麼激情,也還沒什麼收穫,但是過程是非常有意義的。」政平為這首歌下了團員笑稱是「六級分」的註解。共潮生用台式搖滾的味道,把少年的心情承接記錄,「這種『土』在這首歌裡是很 OK 、很成立的。」貝斯手瑀晟說。聊起共潮生的作品帶著一股復古氛圍,吉他手彥廷也分享作品的音色選擇上確實會參考以前的音樂,「(以前的音樂)對我們來說有一個味道在。」政平補充道:「過去人們覺得最酷的東西,放到現在也不會輸現在的音樂。」於是,二十出頭的他們把對過去年代的嚮往,用風格融進了創作中。

恰好的味道、真誠的心

「如果能把我們的音樂全球在地化,就蠻厲害的。」瑀晟說。共潮生也表示,其實不會將自身侷限在曲風中,只是用著恰好的味道,說想說的故事。當初選擇用台語創作,也是認為適合。而目前在籌備的第一張 EP〈漂丿〉,則想講述北漂的青澀心情,演繹出愛情的起承轉合。

成團至今三年,經過一段時間的重新整理與磨合後,他們在這個春天帶著更成熟的樣貌,和聽眾相見。此次音樂節是共潮生在打磨後的首次表演,以更豐富的編制為春森野行注入他們特有的青春氣息。共潮生把真情打包、裝進作品,探索「舊時代聲音」同時也保留著誠懇、接地氣的真切。懷著浪漫,奔向這個時代。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