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馮美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在豔陽高照的華山大草原,午休失眠完成與狗才樂團的精彩共演後,以詭譎、神秘的旋律,帶來〈逃家〉作為開場曲目。於他們所營造出的迷幻氛圍中,人們好像被帶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隨著音樂擺動,展開了一場神遊之旅。

 

Double Real 的經典重現

本次音樂節的共演,午休失眠與狗才樂團共同帶來雙 J 金曲〈一路向北〉及〈倒帶〉。舞台上,真情流露一覽無遺,每個人都享受著音樂帶來的悸動,觀眾隨著節奏揮舞手臂,沉浸在這場坦然舒暢的共演之中。提到與狗才樂團的合作,徐子權以「一見鍾情、一拍即合」形容他們之間的互動,「他們很 real ,我覺得他們有趣的地方就是跟我一樣,很 real 。 」他說。

 

〈 Shy Song 2012 〉:那個害羞的夏天與午休失眠的起點

熟悉的前奏一下,台下隨即傳來歡呼聲,午休失眠帶來的是〈 Shy Song 2012 〉。輕快的節奏搭配青澀羞赧的歌詞,「一直走/一直走/巴拉」,就像一場美好的春天小旅行,沒有終點的悠遊,令人陶醉。聽眾隨著節奏微微點著頭,微風徐徐吹起,晴空萬里,時間仿佛回到學生時期,最甜的那場初戀。
 
〈 Shy Song 2012 〉象徵著午休失眠的起點,鼓手楊先妤用「純粹」形容這首歌。 剛從高中畢業的徐子權,如同白紙一般,以一顆好奇又單純的心作為畫筆,準備為其添上世界的色彩。作為初生之犢加上情竇初開, 2012 之於他,是一個回憶之年。這首歌寫給徐子權的初戀,他將初次戀愛那種既羞澀又難以言喻的滋味,用音樂記錄了下來,歌詞直白地表達出少年維特式的情感,因此命名為〈 Shy Song 2012 〉。這首作品剛完成時,徐子權並不想把它端出來,是受到吉他手 pada 的鼓勵,才讓它公諸於世,午休失眠也開啟了他們的音樂之路。


 
如同秋天,難以被定義的樂風

徐子權認為,午休失眠的調性就像秋天,位於季節轉換的時節,而午休失眠也是如此。
他語帶肯定地說:「如果要定義我們的樂風,我們就是午休失眠樂風!因為我覺得這種東西就是我們四個人的結合所變成的音樂,就是獨一無二的東西。」他道出這句話的同時,其他團員也一致堅定地點頭。
 
午休失眠的組成,就像人與人之間形成的化學變化,是很自然的。一開始從徐子權自己開始錄製 Demo , 再找到吉他手 pada  陳柏村,兩人一同錄製了 7、8 首歌後,又加入了鼓手楊先妤,最後則是貝斯手廖紘億的到來,完整了午休失眠。 在這過程中,午休失眠也慢慢調整曲風,變成心中最想要的樣子。

復團與再出發,音樂路上的同進退

午休失眠在 2017 年發布首張 EP《臥龍街》之後,因 pada 提出想要休息而休團。在休團期間,團員們也繼續累積不同表演經驗,發表音樂作品。即便沒有肩並肩同行,但團員們依舊各自在音樂路上走著,並持續保持聯絡。
 
在汲取養分與休息之後,午休失眠於 2021 年再度合體。剛復出的他們,目前僅是且走且看,對未來沒有特別的規劃,只希望可以在表演時獲得一些碰撞與靈感。午休失眠對於新作品的發行有很多想像,但還在構思當中,他們表示時機到了就會發布。午休失眠的音樂總是帶給人一種遙遠虛幻的感覺,期待他們之後為我們帶來更獨特的音樂震撼,並把我們帶向更遠的彼方,也祝福他們未來能夠在音樂世界中颳起一陣專屬於他們的「午休失眠風」,並創造出自己的時節。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