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慈芸 圖/政大金旋獎視設組

瓦藍的天空,在耀眼的太陽照射下,眾人隨著奔騰的節奏律動、肆意搖擺,鼓聲不斷,首首歌曲讓人如癡如醉,彷彿徜徉在廣闊無際的音樂海洋中——他們,就是「烏流」。

火花沸騰後,旋律隨之鼓動

在烏流和共潮生的共演片段中,KB 手意軒在玩弄琴鍵的手指裡飛奔出他的思緒,鼓手子祈在掌握樂曲速度的清脆鼓聲中表達他們的故事,而兩位主唱小豪和祐鵬透過麥克風傳遞溫暖歌聲給聽眾。談及共演後的心得,吉他手育融戲稱說:「共潮生比我們年紀小很多,拍花絮的時候就很明顯……他們是有活力的愛音樂的弟弟,我們就是樂團社畜。」雖然是這樣的自嘲,聽眾卻可以在兩團共演時,感受到掩藏在單純的旋律與歌詞之下,那份同樣熱愛音樂的情感或默契。

不去設限,凡事做到最好

以台語創作為主的核心理念,不論是 EP 或是團名都是以台語命名。團員們一開始並沒有要設限哪種語言或是想刻意建立與土地的連結,而是單純覺得台語唸起來帥氣又好聽。此外,主唱簡小豪希望能夠正式地看待這個語言,因為台語有文字也有音標,制度很完整,寫詞時很有挑戰性,甚至需要特地去上課。「如果我們確定要做台語歌,就是要把這件事做到透徹!」「可能是長到這個年紀才會想把某種東西找回來吧!」團員們各個眼神真摯懇切,充滿自信地說著。

天與地之間,何以有結尾

烏流於去年十月底發行的 EP《天地尾》,由王昱辰 (老王 from GreenEyes)擔任了此次 EP 的製作人  ,「一開始聽到他們的音樂時,就想到新的未來非洲主義。」老王提及了製作方針與風格的確立,在製作過程中更是經歷了各種修改。團員們表示和老王合作起來的壓力不小,因為老王很聰明,可能他們還在思考這部分的架構時,他就已經跳至下一段了。然而,透過幾次的溝通和共演,合作後期慢慢摸索出彼此能夠相互配合的節奏,也讓歌曲找到新的方向。從歌詞中,可以發現收錄的三首歌曲都與「末日」有關,主唱小豪也分享此張 EP 的情境,描述的背景是當末日真正到來的那天,活著的人們越來越少,信仰的强度就越來越弱,並帶出被遺落的情緒。團員們也說:「其實一開始作曲時並沒有真的預設往哪個方向走,是歌曲和歌詞間的互相影響和拼湊,再慢慢去推敲背景,最後才會聯想到末日後支離破碎的感覺。」

扣人心弦,溫暖人心,如同海浪拍打的呼吸

明媚的陽光一縷縷地從窗外透進來,外頭的音樂伴隨著團員們談話間的笑語聲,氣氛暖暖的。對於未來發展,團員們的共識是要製作第一張專輯,並且累積演出經驗。如同團名「烏流」那樣,六人透過樂器的層層堆疊,給人湧上心頭的溫暖,就像黑潮般細膩而有生命力,他們正是這片音樂汪洋中最自由的一條魚,尋尋覓覓後,或許所有的一切都化作泡沫,但烏流的旋律卻會一直縈繞在左右。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